我是醜陋的中國人





知名教授:我是醜陋的中國人


世界日報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美中一場貿易戰,把中國打出了原形,讓我們看到自己有多麼醜陋!30餘年前我第一次出國,正當柏楊先生發表 「醜陋的中國人」新書,那時我認為中國要比台灣好多了,至少不會開議會動拳頭;待到第二次出國,卻見到了天安門屠殺自家老百姓的場面,我已經哭不出來了。今天就來學學罵人,從小及大,從近及遠,從民及官。愛國黨要罵我賣身投靠,詆毀中國,來吧,我等著。
近兩月來,蘋果和GE的華裔工程師分別偷盜自己公司機密,企圖轉移到中國的公司,被抓認罪,丟人!但這卻是有組織、有計畫用政策引導的,請看中國多少城市向海外社團、個人發出邀請回國創業交流,只要去就補助機票,包全部花費,只要你能帶回專利資產,就會給你數百萬啟動基金、住房補助。
雖然名義上你必須在中國工作半年以上,但實際上只要你去,對策是靈活的,把一個人的時間分拆成幾個人來對付審計,只要吸引你加入了這個千人計畫,那個百人計畫,成為「長江」、「黃河」「天府」40多種名堂的各類學者,各類資金源源而來,住房、助手、獎金從天而降,重賞之下,豈能沒有宵小之徒,鋌而走險。
這種政策必然會造成和國內多年苦幹實幹的土博士的矛盾和不滿,同時也引起FBI警惕,必將在美國境內對中國人進行嚴格審查。俗話說「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如今,幾個鼠輩搞壞了大批華裔學人的好名聲,將有相當長一段時間,高精尖企業和研究所的大門對你們關上了。對華人社團,正確的做法是應表態支持政府依法嚴懲偷盜行為,不要以各種理由為宵小們辯解。
老實說,30年前在美國的中國學子,遠比今天受歡迎,他們來美國真為學習而來,生活刻苦、衣著樸素,口袋裡沒錢,但走到哪裡都受尊重。今天的學生為鍍金而來,大批靠造假的學歷,中介寫好了請導師簽名的推荐,他們來美國不在乎獎學金,靠當官的爹媽,腰纏萬貫,買豪車、泡女友、吸毒品,這樣的人在學校能讀好嗎?
因此,據統計,在美高校生中作弊人數,中國第一。丟人!在美國誠信是做人的最重要的準則,但今天在中國到處造假,從來沒有為作弊造假感到羞恥。自從文革之後,公認的生存法則就是,為了黨和國家利益,說謊造假都可以,例如六四期間的國務院發言人袁木便是一例。
在這種環境下培養出來的年輕一代,怎麼可能潔身自好呢?我在中國親眼看到近20年來整個學術環境被破壞了,為了把政治可靠的提拔上來,老一輩的教授專家被強迫退休,為了泡製「院士」「學科帶頭人」, 互相吹捧,利益交換,學術水平下降,抄襲、造假,搞幾個新名詞,就叫「國內首創」「世界領先」。
自從某一位教育部長開始把商業模式引進大學,大搞「產、學、研三結合」,學校辦公司就地辦工廠,建立董事會,教授兼CEO,就以清華的同方集團、紫光集團,北大的方正集團,他們研究的已不是科學、學術,而是上市、股票、房地產、圈錢,至今已經全國教育界效仿,從大學流向中學。君不見,中學老師上課不教課,課後補習忙;連小學、幼兒園都出現高度的等級差,掙錢的怪圈!真正的有志青年,也唯有拚死拚活出國來學一點真本事,可憐天下父母心。
我傷心,我難過,但在中國我沉默,因為我也是一個醜陋的中國人。柏楊說:「環境使我們說謊,使我們不能誠實。我們至少應該覺得,說謊是一件壞事,一旦壞事被我們認為是一件榮耀的事,認為是無所謂的事,這個民族的軟件文化就開始下降。好比說偷東西被認為是無所謂的事,不是不光榮的事,甚至是光榮的事,就造成危機,而我們中國人正面對這個危機。」
隨子女移民來美的老一輩中國人,生在動亂中,長在紅旗下,經歷多少政治運動,如今能和下一輩家庭團聚,安渡晚年,享受美國社會福利,應當感恩。但偏偏有一些為占便宜而臉面、國格都不顧的中國人,一邊領中國退休金,一邊隱瞞收入,申請美國低收入救濟金,住低收入公寓,享受免費醫療保險,還每周定時到教堂去領取給窮人的免費食品。
他們拉著旅行箱,三五成群,大呼小叫,公車站邊把領來的低價物品扔進垃圾桶,這一光輝形象被拍照上了媒體,以至華人被稱為最愛貪小便宜的族群!讓我們這些在美工作了幾十年的都自嘆不如。
幾十年共產主義的虛偽教育,讓我們失去了對孔孟之道、禮義廉恥的信仰,只剩下了「無恥」。柏楊說「我們的醜陋,來自於我們不知道我們自己的醜陋」。今天,我大聲疾呼,就是要驚醒你我,痛下決心,和「醜陋」兩字決裂!
最後,再看看醜陋的中國富人,他們出來旅遊,並不對國外風景、文化感興趣,只要到買奢侈品的地方,就像抽鴉片一般幾乎不把商店買空絕不罷休。他們到國外買房,幾乎從不貸款,掏出現金立馬付清。一旦入住,與鄰居很少來往,對自己背景經歷,閉口不談。
他們有自己的活動圈子,與我輩平頭布衣不往來。高牆鐵門,誰知他(她)是高官內眷,或紅通逃犯,神隱者一股暴發戶心態,缺的是文化修養。讓人們不禁要問,他們怎麼發的財?據統計,他們都是近十餘年內崛起,本文不談醜陋的政治,但願吾等身居國外的中國人,每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如是,以求心安、身安、神安,則善莫大矣。(作者用筆名,真實身分是大學知名教授)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10万人联名抵制中国游客

美国对华政策变脸前因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