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抢位今昔



火车抢位今昔

 丁邢 丁东小群  2 days ago

   近日,博士孙赫在济南开往北京的G334次高铁列车上强占女乘客座位,列车长劝说无效的事引起热议。由此我想到我认识的教育家刘道玉,也曾遇到过一件类似的事。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这样讲述
198689日,我带领空间物理系梁百先教授等5人,到北京向国家教委、国家科委和国家计委汇报工作,争取在武汉大学建立空间物理重点(国家级)实验室。我和75岁的梁教授买的是软卧票,票号是13号和15号,均为下铺。我们按规定验票进了站,办了换牌手续,按照我们的票号被分在4号包房,放好行李后我们已安歇了。不一会,一位女列车员对我们说:“请你们二位先把东西搬出来,这个房另有安排。”我说:“这两个铺位是我们订购的,而且老教授75岁,高度近视,搬动很不方便,我们不愿搬。”可是,那列车员苦苦哀求说:“求求你们了,你们先搬出来,等车开动以后,我负责给你调出两个位子。希望你们一定成全我,否则我会倒霉的,轻者我会被调离这趟特快车,重者我会失去工作的。”她说的确实令人同情,我正欲问清缘由时,突然出现了两个公安干警,他们态度很凶蛮地说:“少跟他啰嗦,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反正他们不能用这两个铺位!”他们一边说,一边把我们的行李搬到过道上去了。

    火车鸣笛了。这时,湖北省新任省长一行十多人上车了,是他的随从取代了我们的座位。据说,他们是到美国访问的。自不必说,他们在车上享受特殊供应,西瓜、冷饮不停端送,特制饮食送到房间,这一切当然都是免费的。
    列车徐徐地启动了,直到驶离汉口以后,列车员才把我和梁教授安排到洗漱室隔壁的一号房。现在,我才明白换房的原因,他们要离厕所和洗漱室远一些。到了1号房后,给我们一个下铺一个上铺,自然我选了上铺,把下铺让给老教授了。

刘道玉先生当时担任武汉大学校长。他在任上,敢为天下先,推行了一系改革,深受师生欢迎,珞珈山成了全国青年学子向往的圣地。
对于这起事件,香港一家报纸1986109发表了一篇《官贵民贱》,谈到“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来京办事。他购的是软席卧铺票。上了火车以后,依照规定办理换牌手续。在火车即将开动时,突然有几个公安干警赶他离开铺位。刘道玉据理力辩,申明他的铺号没错,公安干警说:不管你错不错,总之你不能用这个铺位!正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位大学校长终于被真的赶到别处去了。不一会儿,一位年轻的大干部被恭引进去。刘道玉事后向列车员打听,才知那位大干部是湖北省新省长。他知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强吞下一口气。”海外曝光,自然造成不小的影响。中央某部门看到这则消息后,责成湖北省委进行调查,写出报告。当时省里给刘道玉传话,省长上任不久,应当支持他的工作,维护他的形象希望刘道玉出面申明:香港的报道是子虚乌有,纯粹造谣。刘道玉不愿意作假证。省里的领导人又,这件事是刘道玉捅出去的,泄露了党的机,应当追究他违反纪律的责任。于是,派调查组到武汉大学,找了与刘道玉同行的教师和干部,到财务处查们报销的火车票,直到最后,才向刘道玉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省里后来怎样向中央报告,人们不得而知。1988年夏天,刘道玉突然被免职,原因不在部里,而在省里。因为国家教委想把刘道玉平级调动到厦门大学当校长。刘道玉没有接受。从此中国少了一个优秀的大学校长。

丁邢
感谢支持!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美国对华政策变脸前因后果

紅色的長江—正能量是掩蓋血跡的最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