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史塔西的罪恶与结局 周晓辉 钝角网 昨天 如今,史塔西早已死去,但矗立在柏林的史塔西博物馆却时时在提醒人们,往事并不如烟。 本文转自作者博客 ——“中央关注现实中发生的一切深入每个人的生活。一个人每年平均买2.3双鞋,读3.2本书,每年有6743名学生以全优成绩毕业。但是有一项统计是不能公布的,也许这些数字可以算在自然死亡里面。如果你打电话去问安全局的人,每年有多少人因为被怀疑与西德有往来而自杀,他们一定会沉默,然后会仔细记录你的姓名。这是为了国家安全。死去的人才是为了国家安全,也是为了幸福。1977年起民德不再统计自杀人数。我们所说的自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他们不能忍受自己那样或者却没有流血,没有热情,他们只能选择死亡。死亡才是唯一的希望。” 这是德国2006年拍摄的并获得了第7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奖的电影《窃听风暴》中的一段对白。该影片讲述了了1984年东德东柏林史塔西(“Stasi”,国家安全部)的一名秘密警察因负责监听一名男剧作家及其女友(知名演员),而逐渐被他们的生活所吸引,转而同情他们的遭遇,以至最后暗中对他们施以援手的故事。影片关乎国家罪行,也关乎残酷的大时代下个人的选择。影片表现出的恐怖、压抑的气氛正是当时笼罩在史塔西的高压统治之下的东德的真实写照,东德秘密警察不为人知的窃听行为以及对异议人士和民众的迫害亦由此窥见。 电影《窃听风暴》台词 令人叹息的是,以克制、冷静、内敛却极其细腻而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扮演秘密警察的乌尔里希•穆埃,在现实生活中,也曾是史塔西的受害者,因为他所挚爱的妻子就是秘密警察的线人。 《窃听风暴》男主 妻子监视丈夫,学生监视教授,儿女监视父母,情人相互监视,同事彼此监视……沉痛的真相在东德垮台后成为东德人难以承受之重。据悉,当年东德秘密警察曾把1800万人口中的600万纳入了秘密监视之列。学者约翰•科勒在其《史塔西:东德秘密警察秘史》一书中认为,东德线人(非正式合作者)的总人数可能接近50万,而另据一位匿名的前史塔西上校的估计,若将临时线人也计算在内,则线人总数可能高达200万人。这意味着每6.5个东德公民中,便有一人为秘密警察工作。而线人不仅包括被监视者的好友、邻居、亲戚,甚至社会上德高望重的政治家、大学教授、宗教人士,也都赫然在列。1987年的记录显示,当时东德作协的19位最高委员中,竟有多达12人是史塔西的线人。 无处不在的史塔西 成立于1950年2月8日的史塔西,总部设在东柏林,其主要功能是负责搜集情报、监听监视、反情报、镇*压*反*抗*人士等,而“Dang的剑与盾”是史塔西的座右铭,口号则“我们无处不在”。它被认为是当时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报和秘密警察机构之一。可以说,在东德生活中,没有一块空间是史塔西不能间接、或者在“政治操作下的合作”形式中直接参与。其监听设备从纽扣、水壶,到木棍、垃圾桶,甚至钢笔,监听监视设备无孔不入。 史塔西博物馆档案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史塔西通过广泛、细密、有效的组织工作,渗透到了社会的每一肌体,从上至下,层层布控,有效预防,对公民一切可能危及政权稳定的言行实行全面监督。而自其创建以来,正式雇员就不断在增加。1974年,有全职员工55,718人,1980年有75,106人,到1989年,则达到91,000人。依靠这些庞大的秘密警察和线人,直至其1989年底解散前,史塔西监视监控超过全国三分之一人口的东德人。在80年代,平均每天就有8人被史塔西秘密逮捕,很多人从此下落不明。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执行效率,在历史上从无出其右者。 史塔西的秘密档案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墙被推倒的一个月之后,东德埃尔福特市的一栋政府办公大楼楼顶冒出了阵阵黑烟,这栋大楼正是当地史塔西的办公大楼。显然,这个庞大的秘密机构已经预感到危险即将降临,因此急于销毁总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档案。火光引起了途径此处的一位女医生的注意,她立刻意识到这异样的情形意味着什么,凭着勇气与正义感,她与赶来的市民们赤手空拳的冲进了史塔西大楼,强行接管了正在被销毁的秘密档案。 抢救史塔西档案的行动由此蔓延至首都柏林与全国各地,1990年1月15日,成千上万的市民冲进了柏林史塔西总部大楼,他们看见的是推挤如山的碎纸——这些来不及焚烧或者投入粉碎机的海量档案仅凭人手被撕成碎片,装满了足足16000个大麻袋,甚至于大楼内所有的碎纸机都因为超负荷工作而统统陷入故障。除此之外,仍有3900万张档案卡片和排起来可达180公里长的文件来不及销毁,被市民完整接收。 1991年,统一后的德国宣告了“前东德国安档案联邦管理局”的成立,开始了对浩如烟海的史塔西档案的复原与整理。同年,德国议会通过了《前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法》,详细规范了对这批档案的收集、整理、利用、处罚等多方事项,并规定民众有查看与自己相关的秘密警察档案的权利。截至2008年,统计数字记录了超过600万次的各种个人申请、研究或媒体申请以及诉讼和犯罪调查等等申请,其中共有170万人的东德人申请,相当于东德人口的10%。 首个阅读秘密档案的东德人 1992年,迈克尔•贝雷特斯“有幸”成为了原东德地区第一个阅读自己绝密卷宗的人。在其档案中,他的任何私下的不良言行都被记录下来,而报告者有他的亲人、朋友、同学、同事。 《窃听风暴》台词 当年的贝雷特斯是个温和的环保主义者,并不属于任何激进的反对派,因为他从未尝试挑战Dang与政府的权威,只是积极的提出自己对于社会与自然的看法,而他也懂得如何自我约束,并小心翼翼的不越雷池一步。然而,他仍然被史塔西秘密监视,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他的学业被无缘无故的中断,在学术上的努力从来无法得到任何响应,他还不能出国旅行,也永远无法得到任何晋升机会,而幕后的操纵者正是史塔西。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比如对人*权*活动家帕皮斯,史塔西派遣一位美男子与他的妻子建立“亲密关系”;而对于拒绝与当局合作的宗教人士艾格特,史塔西则写匿名信散布谣言说他鸡奸男童,甚至授意医生开一种抑制精神的药,欺骗艾格特服用。 无疑,上述人的经历是600万被监视的东德人的代表,而当他们从秘密档案中知晓出卖自己的包括自己的家人、朋友时,那份锥心之痛外人无法感受。 清算秘密警察 1991年12月德国议会通过了《前东德安全部档案法》,即德国的除垢法。根据该法案,德国不仅投入了巨大财力复原了前秘密警察的档案碎片,还对曾为东德政府服务的各类人员进行了大范围清查。在前东德1700万人,被调查的人数达310万。调查结果十分惊人:东德除了有9万秘密警察,还有18万线民;约600万人被建立过秘密档案,超过东德总人口的1/3;7万8千人被控“危*害*国*家*安全”而坐牢。 调查后,18万教师中有2万人被解聘;法官和检察官近一半被免职;4万2千名前东德政府官员被革职。多个东德官员和秘密警察头子被起诉和判罪。如被称为“隐面人”的史塔西沃尔夫1993年因叛国罪、受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刑6年,2006年在柏林家中死去。东德最后一任总书记克伦茨2000年被判入狱6年半。 史塔西博物馆 如今,史塔西早已死去,但矗立在柏林的史塔西博物馆却时时在提醒人们,往事并不如烟。 阅读 449273 Top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46 周而复始 专制主义留给人类社会的丑陋。 23 词韵清心 看过这部电影,幸亏柏林墙垮了! 22 正义弱水 历史终将甄别、清算! 20 可夫 这话有份量…… 这世界就是光明与黑暗的力量对比。当黑暗很强大的时候,光明就是微弱的星火,可能风一吹就被灭了。但光明积蓄地力量,将星星之火变成火炬的时候,黑暗却面临着全面崩溃的可能。火炬一旦生成,就难熄灭了。一个个火炬举起来,联动起来,黑暗就会瞬间湮灭。 18 前方 正常国家,应该尊重民权,尊重个人尊严,至少,以常识治国。违背常识,违背人性,必然给人类带来灾难。 思想家洛克:公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会进入灾难之门。 18 Daniel 留言里有些人有意思,一说政府监听公民就说美国,美国人吧,更关心美国人权。 13 Daniel 没有史塔西,德国更美好 10 天天向上 吓不吓人?感觉一般般吧,比起朝鲜,这算什么…… 9 紫气东来 我们只能为马克思主义发源地感到幸运!仅此而已 8 吴昊 正确,往事并不如烟。想把往事压成烟的,总是那些加害者,羊羔也总有发声的一天 6 Avenue 电影风格好压抑 5 肖维汉 苏东悲剧,乃人类史上最大的闹剧,荒诞剧,这种反人性的社会运动,社会制度,值得我们反省,警示,希望同胞们尽快醒来。 4 四毛 人性的丑恶,大大超出兽性的想象。 3 白天的星星(加我新号qfxl8848) 东“东德”仍在作恶 3 如若不然 还好这些不会发生在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 2 山 总有一天FBI监视美国人民的影视也会出来 2 雨巷康桥 那是过去的一段历史,而现在的美国,差不多就是那段历史的复原,这也是说真的。 1 不畏浮云 史塔西的档案在关键时刻没有遭到有意的破坏,说明东德人还是有底线的。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美国对华政策变脸前因后果

紅色的長江—正能量是掩蓋血跡的最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