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8

我愛伱大清—-慈禧與義和團

Image
家都保不了,奢談愛國保衞國土.

上面是慈禧,下面是义和团
沈统帅沈统帅 10.29 18:34 阅读 33842  关注 窃国贼与爱国贼 什么是窃国贼?窃国贼就是把本来属于全体国民所有的国家占为己有。比如把公天下变成家天下的清王室,中国本来属于全体中国人,但清王室窃取了中国,将其变成了清王室所有;再比如把公天下变成党天下的纳粹党,纳粹党把本来属于全体德国人所有的德国变成了党的私产,这就是窃国行为。 什么是爱国贼?爱国贼就是把窃国贼当作国家去爱,自以为是爱国,其实爱的只是窃国贼。就像是有强盗霸占了你家,然后强盗为了彰显自己的合理性,还会自称是你父亲,如果你把强盗当作父亲和家去爱,这不是爱家,而是认贼作父。把强盗赶出你家,这才是真正的爱家。 窃国贼将国家占为己有后,就会极力宣扬所谓的爱国主义,忽悠国民爱国。但窃国贼所宣扬的爱国主义,其实是伪爱国主义,目的是让国民拥戴窃国贼。当国家被窃国贼窃据后,国民根本就没有国家可以去爱,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爱国,爱的其实是窃国贼。 当国家被窃国贼占为己有后,爱国的第一要务就是把国家从窃国贼手里解救出来,将国家还给全体国民。否则,国民没有国家可以去爱,只能去爱窃国贼。总之,当国家被窃国贼窃据时,赶走窃国贼才是爱国行为,其他行为都算不上是爱国,只能算是爱国贼行为。 纳粹德国时期,纳粹党是窃国贼,大多数德国人是爱国贼,因为他们把纳粹党当作国家去爱,自以为爱国的他们,其实爱的只是纳粹党。那些反抗纳粹的人,才是真正的爱国者,因为那些人要把国家从纳粹党手里解救出来,但那些人反而被扣上卖国贼、叛国贼的帽子。

美国对华政策变脸前因后果

Image
二大爷:美国对华政策变脸前因后果


二大爷:美国对华政策变脸前因后果

7月31日,在佛罗里达州坦帕,美帝大统领川建国在中期竞选造势活动中,在谈及中美贸易战的时候,直言不讳的说:“不,这不是贸易战,是我们在打败苏联之后遇到的又一个强大敌人。”

敌人。从我们熟悉的三十年来中美“战略伙伴”关系,到180度逆转,成为这个星球最强大的国家的敌人,我们似乎仅仅经历了几个月时间。

这样的变脸,有没有前因,又会有那些后果?

一、寂寞的大国关系

2012年2月,中美首脑在会晤时,中方提出了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这个准备重新定义中美关系的说法是什么意思?

中美关系的彼此认可的定义,经历了1997年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到2011年中美合作伙伴关系,最终突变到单方面的“新型大国关系”。这个概念按照我们的说法,它是以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为核心特征。实际上直白一点说,就是要平起平坐、平分秋色——这是一种挑战性提法。

众所周知,从之前定下“韬光养晦、绝不出头”的外交基调以来,中美之所以能够屡经风浪却又能合作向前,并不是基于相同价值观的契合,而是战略性利益的合作。最根本的,是基于中国不能也从来没有展现出挑战名美国领导地位的意愿。美帝绝不可能允许第二个苏联的出现,这是带着你玩的前提。

奥巴马同志虽然一贯喜欢政治正确,但却也不傻,对此并不感冒,未予回应。此后中方又在多个国际场合重提此概念,但美方均未回应。

当时的国务卿克里甚至公开扬言:“我多次听到……提到新型大国关系。我认为,新型大国关系不能只靠语言来界定,而是应该由行动来界定。”

美方对“新型大国关系”的极度冷淡,并未让我们警醒。在此理论基础下,进一步喊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世界提供中国方案”,一带一路、中国制造等相继登场,这种欲用经济实力改变国际政治版图的做法,对于美帝不啻于摆上台面的挑战,美帝显然不可能视而不见。

如果说玩玩概念上的挑战,或者经济上的抢蛋糕,甚至是地域争端上的民族主义美帝只是心存疑虑,尚可容忍的话,与美帝为敌则是断难相容。

二、克里米亚的蝴蝶

克里米亚是个半岛,历史上曾经属于俄罗斯。地理位置上控制着黑海的要冲,是前苏联黑海舰队驻扎地。在1955年苏联行政区划调整中,被划给了作为加盟共和国的乌克兰,乌克兰独立后,成为一个自治共和国。普京上台后,作为他的大帝梦的一部分,一直惦记着怎么把克里米亚抢回来。

2014年2月,乌克兰生变,亲俄罗…

中國对美国的四个“想不到”和十个“重新认识”

Image
中國对美国的四个“想不到”和十个“重新认识”!

小葵07-26 09:42阅读1.5k+来源:孙汗青  2018年对中美关系来讲是艰难的一年,这种艰难可能还会持续几年时间,甚至会更长,因为到现在还没有解药。对于当下的中美关系,中国人有几个想不到: 第一个想不到:美国对中国有这么大仇恨,特朗普对中国没有一丝好感,他把中国形容成“贸易恐怖主义者”,是“全球经济侵略者”,是“欺骗者”和“小偷”、更是“规则的破坏者”。这是中国人万万没有想到了,美国政府已经开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在全世界最大程度的妖魔化中国,把中国打造成一个“十恶不赦”的“贸易大流氓”,把对“中国威胁论”的宣传推向了一个新高度。 第二个想不到:美国政府下手这么狠、时间如此紧迫、容不下谈判的时间,这是绝大多数中国官员和专家预测不到的。因为在传统的观念中,中美贸易非常紧密,可以说密不可分,美国不可能下重手,这种300亿、500亿、2000亿叠加式地增收关税,这在美国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在世界贸易史上也是未曾发生过的事;这到底为什么?虽然特朗普政府有“充分的理由”,但是中国人始终不理解,因为这种贸易模式已经形成十多年,并非是一种短期的行为,除非美国人憋了一肚子气、真的“疯”了。 advertisement 第三个想不到:没有一个国家站出来表示同情和支持中国,许多国家都在反对美国政府易政策,但对于最大的受害者中国,没有一个国家站出来与中国建立统一反美联盟。中国曾经援助了这么多的国家,这些国家也拿了中国许多好处,但关键时候,这些国家都没有与中国采取统一行动。 第四个想不到:美国国内竟然形成了统一战线,共和、民主两党虽然在对全球增税方面有分歧,但在对华贸易战方面,两党的意见竟然是统一的。可以说:在现在的美国国会中,竟然没有一个替中国说话的政客;对于一个重大的贸易政策,美国两党竟然出奇的统一,这确实让所有中国人很受伤。 结合上述四个想不到,中国有必要对美国重新认识,假如我们还不从思想观念上调整对美认识,那么在战略和战术上必然会跑偏,可能还会犯重大的错误。
第一个认识:不要认为美帝是“纸老虎”,那是只“真老虎”,是要吃人的。不要认为美国政客都是绅士,他们不是慈善家,他们对国家和选民极度的忠诚,他们不容易被收买,他们唯一忠诚的对象就是选民,为了迎合选民,他们什么事都会做。 第二个认识:不要指望美帝永远会犯错,美帝有完善的纠偏机制,不可能永远执…

美中之戰十五年內會發生— 退役美國駐歐州統帥將軍如此判斷

Image





美中之戰十五年內會發生— 退役美國駐歐州統帥將軍如此判US-China war very likely in 15 years, retired US general Ben Hodges tells security forumThe ex-general urged Europe to try more to look after its own defences because the US needed to focus on the Pacific and ‘the Chinese threat’ Associated PressUPDATED : Thursday, 25 Oct 2018, 7:17AM 70 The former commander of the US Army in Europe warned Wednesday that it is very likely the United States will be at war with China in 15 years. Retired Lieutenant General Ben Hodges said that European allies will have to do more to ensure their own defences in face of a resurgent Russia because American will need to focus more attention on defending its interests in the Pacific. “The United States needs a very strong European pillar. I think in 15 years – it’s not inevitable – but it is a very strong likelihood that we will be at war with China,” Hodges told a packed room at the Warsaw Security Forum, a two-day gathering of leaders and military and political experts from central…

中国缺少一味药

Image
中国缺少一味药
沈舵手 10.20 10:20 阅读 44994  关注         国家被外国人侵占是亡国,国家被本国人霸占也是亡国。当中国被满清霸占时,所有中国人实际上就成了亡国奴。义和团做了亡国奴,还不自知,仍然要替满清卖命,替奴役自己的窃国贼卖命,这才是最可悲的。         清王室和清政府霸占了中国,这是强盗行为。所以,真正爱国就应该反对清王室和清政府,因为清王室和清政府把本来属于全体国人的国家占为己有,把公天下变成了家天下。把国家从清王室和清政府手里解救出来,将其还给其全体国人,这才是真正的爱国。         不但不反对清王室和清政府,反而支持清王室和清政府,这不是爱国,而是爱国贼,自以为是爱国,实际上是害国。这就好比一强盗霸占了你家,霸占了你母亲,你不但不反对,反而认贼作父,这不是爱家,而是爱贼。         做了亡国奴不可怕,可怕的是歌颂赞美窃国大盗。套用鲁迅的一段话:做亡国奴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亡国奴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清王室、清政府和中国,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但义和团傻傻分不清楚,把爱国等同于爱清王室和清政府。中国历代统治者,都对国人进行洗脑,让国人分不清王室、政府和国家这三者的区别,故意混淆这三者的概念,让国人傻乎乎地认为爱国就是爱政府、爱王室。         国人接受的都是伪爱国主义,中国最缺的是真正的爱国主义,可以说,中国缺少一味药,那就是真爱国主义。伪爱国主义,就像是迷魂药,让国人丧失了心智,让国人变得愚昧无知,尽干傻事,义和团的“扶清灭洋”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伪爱国主义,把中国给害惨了。         爱国就要防止国家被人给侵占或霸占,既要防止国家被外国人侵占,也要防止国家被本国人霸占。俗话说得好,家贼难防。国家被外国人侵占很容易分辨,国家被本国人霸占就很难察觉。         独立宣言的起草者杰佛逊就说,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意思就是说,监督政府、批评政府,防止政府危害、戕害国家,这才是爱国的最高形式,因为窃国贼都喜欢以政府的名义霸占国家。

华人按摩女之死:她们的美国梦

Image
美国 双语



华人按摩女之死:她们的美国梦
DAN BARRY, JEFFREY E. SINGER, TODD HEISLER2018年10月12日 宋扬的自拍,40路的人管她叫“西西”。“心情压抑了很久,”她写道,“出来晒晒太阳吧。”TODD HEISLER/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是《纽约时报》长篇特写《一名华人按摩女的死亡》中文版的上篇。点击阅读中篇下篇 一个女人开始下坠。她长长的黑发扎成马尾,脖子上披着黑红相间的围巾,她正在从四楼的阳台坠下,穿过11月霓虹灯闪烁的夜晚。 下面等着她的是40路,这是皇后区法拉盛一条环境粗陋的商业街。四周是中餐厅、狭促的店面,以及通往私下交易地点的昏暗楼梯间。为生活打拼的人、无所事事的人和路人,都没注意头顶正在发生的事情。 距离一家餐厅闪烁的圣诞树几英尺开外,人行道即将为这名女子的下坠画上句点,但在此之前,想像一下她的坠落突然暂停——她的身体停留在半空。哪怕只有片刻。
她在法拉盛的地下按摩院打工,她在那里的名字叫西西。38岁的她显得很年轻,跟一个年龄是她两倍大的男人维持着有名无实的婚姻;想成为美国公民,希望却越来越渺茫;喜欢喝喜力、红牛,还喜欢吃凯辛娜大道一家哥伦比亚餐厅的烤鸡。在竞争者看来,她的地盘意识很强,而且工作很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