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黑奴吁天錄: 黑五类分子的子女



沈乔生|五类分子的子女  (深度好文,敬请转发)

 沈乔生 虚构与未来  1周前


编者按:
  《五类分子的子女》发表以来得到社会各界的很大反响,读者的留言似井喷一般。我们已经接连换了十二次留言,仍然无法满足大家上登留言的愿望。还不时有读者因为没有看过,要求查找。为此,在此文发表半年之际,我们决定重新刊登,与读者重温,并为大家开辟上传留言的新园地。


导读:
歧视五类分子(有段时候是七类)的子女,从一出生就把他们打入另册,用种种不正当手段压制他们的发展,是一种粗暴的做法,是对人的尊严和权利的野蛮侵犯,是皇朝历史上等级压迫的延伸。然而,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这种野蛮做法在中国都大行其道。
反思历史上的误区,挖出它的根源和现象,匡清思想,是为了在当下更好地实行人权和人道主义,实行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理念。
本文将高度重视另一个现象,并予以描写。那就是,即使在错误政策的高压下,即使在大多数人都对五类分子的子女敌视、压制之时,老百姓中依然有不少人(包括某些干部),对他们予以帮助和同情,充分显示了人性中的善良和正义没有完全泯灭。同时,部分五类分子的子女的一些特殊的人格特征,和他们的绝境中的挣扎和反抗,都将引起我们的关注。
  
     A

1971年冬天,我去吉林农村,看见村里一个小男孩,大概八、九岁,他拖着鼻涕,衣衫褛褸,十分龌龊,脸上带着恐惧和惊惶。有人告诉我,这是小地主。我推算,按他的年龄,至多是地主的孙子。我看见,任何人都可以随意欺凌他,把痰吐在他脸上。
我的灵魂在颤抖。
在我的故乡上海,人们只骂我是资产阶级的狗崽子,没有人叫我小资本家,在农场,他们还是称我知识青年。这使我深刻地认识到,我还远没有真正地坠入地狱,我至多是在地狱的边缘行走;而在那些愚昧落后的地区,黑暗是那么地浓重,受苦受难的人们还在不见阳光的深渊挣扎;而雨果的巨著《悲惨世界》的警世意义还远没有过时。
今天,当我坐在电脑前,开始写这篇文章时,当我反复考虑这种写作还有没有意义的时候,那个可怜、龌龊的小地主就一再出现在我的眼前,犹如一声响鞭抽在我光着的脊梁上。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二千多年前的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的大暴君,焚书坑儒,残暴地屠杀知识分子,毁灭文化,但时至今日,还有人鼓吹他是千古一帝。元朝统治华夏的时候,人分四等,汉人是第三等,南人是四等,都是最低等级,和牲口一样任人奴役。还把职业分成十个等级,妓女是八等,读书人是九等,还在妓女之下。把五类分子(俗称黑五类)的子女打入另册的做法,不过是元朝等级制的延续和复活。历史已经行进到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这种野蛮做法什么时候得到过真正的揭露和批判呢?难道我们应该把这巨大而深刻的历史现象轻轻放过,对它在国人心目中的血痕也刻意粉饰,让它的阴魂藏在皮袍之下,继续发酵,有朝一日重新冒头害人吗?
联想到当下,文革已经过去40多年了,但是替文革翻案的呱噪之声不时冒出,有时甚嚣尘上。这些都告诉我,写此文很有必要。
我想,一个人,做下某件事情,不论是好是坏,如果他是一个成年人,那么,他应该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但是,五类分子的子女完全不一样,从他们降临人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哇哇哭几声,就已经列入了另册,就已经按上了父辈的罪名。这和联合国宪章所说的天赋人权、自由平等等原则,有一毛钱关系吗?说穿了,其实质就是皇朝的诛九族,夷三族。不同的是人类的文明已经进步了许多。
不由回想起我的少年时代。我的小学和中学,都在上海的徐汇区,这是上海相对富裕的区。但是,我记得很清楚,我的同学中间,家境好的并不多,除了资产阶级、高级职员、国家干部之外,大部分家庭都过得十分清贫,工人、城市贫民的日子不好过。至于五类分子,更是不堪,我去过几个同学家,一家父亲是右派,我的同学在家中是老大,他下面有五个弟妹,像一堆小萝卜头。他说话声音很轻,像是怕惊动什么人似的。那时候我们班排话剧《红岩》片断,就有同学说,你说话这么轻,讲台词下面都听不见。他说,是呀,我不演角色,就替你们做服务。于是,好多琐碎的事交给他,他从来不抱怨,只是默默地做。他的父亲原是一个小企业主,不是知识分子,也没说什么太出格的话,却被打成右派,送去劳教。只靠母亲微薄的工资,养活6个孩子,我想像不出他们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我上他家里去,只要遇上吃饭,桌上就只有一碗青菜。
另一个同学的父亲是国民党军官,他们兄妹两个,母亲卧病在床,一天我上他家里去,真正领教了什么叫“家徒四壁”,像是被大水冲洗过。这同学身材亭匀,跳绳特别厉害,能连着跳出十多个双飞,甚至还能跳出三飞,全班只有他一人会跳三飞。今天我回想起来,惊讶的是,那男同学英俊的脸上始终有一种光亮,像是自信,像是不甘,我始终不明白,在那样的外界和家庭环境中,他要有怎样的意志和底蕴,才能脸上有这般的亮光。许多年后我才知道,他的父亲在抗战时参加了国民党的远征军,在缅甸和日本兵进行了殊死搏斗。
现在我的儿子,他们的食品是那么丰富,鱼肉龙虾都是家常菜。我和他们说起我那时的情况,他都不愿意听。我不由陷入深思,想到的是代沟、记忆和苦难。
今天我要说的是,当时孩子们中间没有隔阂,不管是资本家出身,还是右派、反动军官的子女,还是工人、城市贫民出身,大家都是一样的孩子!都有一颗天真尚没有受到玷污的童心,关系好得很,家庭出身没有在我们之间划上鸿沟。那时我们玩的大概区域,北起淮海中路,南到建国西路,东起陕西南路,西到衡山路,中心地带是永康路上的外国弄堂。这是我们的领地!我们玩官兵捉强盗、刮香烟牌子、打弹子、斗蟋蟀、踢足球,无拘无束,忘乎所以!孩子的天真活泼消融了一切阶级概念。太阳西下了,我们回到各自或富裕、或清贫、或家徒四壁的家庭中去。
我描写的这一段,完全属实。我是想说,童心不产生阶级歧视,哪怕一个家庭吃的是鸡鸭鱼肉,另一个家庭吃的是泡饭咸菜,如果没有外来思想的灌输,他们不会自发地产生阶级仇恨。并不是因为一家过得好了,另一家就为此要受苦,两者不构成因果。五十年后,我们一些同学聚会,对此都有真切的认识。
孩子们很无辜。只是由于阶级路线的强行贯彻执行,才在中小学生中造成了分裂。人性中潜伏的恶被错误的政策发掘出来了,煽动起来了,才产生了后面的红卫兵,有了令人心痛的学生斗学生,学生斗老师。





      B

在这篇文章中,我并不想简单地呈现苦难,这是谋篇时候就想好的。如果仅写黑五类的子女遭受的不公和坷坎经历,不是不可以,而是因为已经远远的不够了。所以,我放弃了许多单纯的苦难描写,我要表现的是苦难中的人性光亮,是五类分子的子女中的一些特殊性格和他们的苦闷徬徨,以及一些有爱心的人对他们的暗中关怀。

成的父亲是个历史反革命,早早就去劳改了。但是家庭出身并没有让他成为一个谨小慎微的人,反而使他变成一个桀骜不驯的人,一个要强的人。他右手坏了,就用左手学习击剑,竟然一剑成名,取得了南京市的青少年击剑冠军。高中时又因为谈恋爱,初尝禁果,受到学校的处分。在许多学生的眼里,他太出格了,太惹人注意了,简直就是一个刺头。
文革开始了,当众人都知道此人的老爹是历史反革命时,一些革命干部子弟、红五类子弟的血开始沸腾了,再不能让他嚣张了,一定要把他的反动气焰打下去。他们斗他,批他,把他的脑袋重重地压下去,然而他一再把脑袋抬起来。他引用党的政策,出身不能选择,重在政治表现。他把当时革命理论中对自己有利的都搬来了,他的口才太好了,又有较高的文学素养,几乎出口成章。他说毛泽东不是出身贫农,却成了伟大的领袖;周恩来也不是工农出身,却成了一国总理。你们有什么理由仅用出身一条,就要压制我们的革命热情?他不像是替自己辩护,倒像是发表热情洋溢的广场宣言,他的对手理屈词穷。
他们当然不甘心失败,就拼命地打他,他拖着伤痛的身子回家,想来想去不对,只有针锋相对。于是,他也成立战斗队,都是和他玩得来的同学。一次和对方发生了激烈的武斗,用的是皮带和课桌椅的木腿。军管的部队闻讯赶到,把他们全抓起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填表,其中最重要的一栏就是家庭出身。对方组一个一个填,写的都是革命军人、革命干部、工人……轮到成了,他一点不含糊,在出身一栏里写上“反革命”三个字。
边上的同学看呆了,他是何等的豪气,何等的潇洒!
不由想到了我的经历。那个时候我也不甘心,也出去写大字报。就有个别干部子弟特别恨我,凭什么资产阶级狗崽子也要造反?他们袭击我,用皮鞭抽我。还扬言要来砸我的家。那天晚上,五个同学就聚集在我们家的底楼,父母和弟弟妹妹就在楼上睡觉,我想他们肯定睡不着。我们也准备了皮带和木棒,一边印传单,一边等着他们。窗外的天穹上,悬着尖尖的月亮,像一枚银钩子,勾住了我的心。
这个情节被我写进了1981年发表在《小说界》的我的中篇处女作《月亮圆了》里。
那晚他们没有来。
成的其他行为也让人刮目相看。他下乡了,但很快就离开,他看准了一件事,养蜂。户口没地方落,干脆不要了。没有了户口,粮票、油票、布票、肉票,十几种票统统没有了,他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黑人”。其实不可怕,他最多时养了近百箱蜜蜂,还租用了卡车,夏天去北方,冬天回南方,他和蜜蜂一样辛勤劳作。他做了十多年的黑人,活得自在、滋润。
我以为,这种反抗的姿态十分迷人。
现在,他已经进入了人生的晚境,却有了舒适的环境。有意思的是,他还和昔日武斗的高干子弟成了朋友。这说明,经过历史的淘洗和演变,大多数人都能回归正常的人性,宽容之心隐藏于人的灵魂深处。

接下来这个事例,就有点可悲。
我听说过不少当年对待地主的一些残忍、可怕的做法,这里我不想把它们写出来,还是写他们的子女们吧。
一个干部,参加革命几十年了,已经有相当地位了,可是他心中却被一事苦苦纠缠着。因为他的母亲,一个逃亡的地主婆在他的家中。他的父亲,当年的地主在土改中死了,母亲没死,却无处藏身。他怎么不怕受牵连?但这是有养育之恩的生身母亲啊,犹豫再三,他把她接到自己家中来了。
接下发生的我们可以想象,接连不断的运动让人目眩,他是一个知识分子,曾经发表过一些不适当的言论,整肃、批判、高压,他被举家迁出省城,迁往偏僻地区。他驀的发现,他受到的处分要远远大于家庭出身好的干部。而且,组织上知道他家中藏了一个地主婆。
他无数次地追问自己,如果当年不把老母亲接来家中呢?如果现在再把老母逐走呢?他的心一次次发硬,又一次次发虚。在伦理和革命之间,在大义灭亲和亲情之间,他无数次的徘徊、犹豫、纠缠。他知道晚了,现在即使把老母逐到大街上去,也晚了,几十年过去了。但是,母亲在他眼里变了,已经不是慈祥和蔼的老母了,而变成了青面獠牙的恶鬼。他的眼睛出问题了。他把外界所给的歧视、压迫全化成了怨气、怒气,发泄到生他养他的母亲身上。从来给母亲吃残羹剩饭,还不许热一下;对母亲说话从来是恶声恶气。母亲在床上躺两天了,他扔下的话是,死不掉的……
局外人看了都心酸。我不知道是老母亲忍受这种虐待好,还是当初就不去接回来,让她直接死掉,哪种方法对他的生母更好呢?
这种由儿子亲手制造的地狱,她的后半生一直在忍受,直到她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世界。




     C

这里我要写一个有爱心的女人。黄是一个基督徒,文革前,她常去教堂做礼拜,后来教堂关掉了,她就在家中默默地祷告。
她住在一幢老式房子的三楼,房子的结构很好,就是烧饭要到底楼灶间去,有点不方便。二楼住了一家人家,姓施。男人是国民党政府的一个官员。黄年轻的时候,曾经遭到流氓欺负,实在摆脱不了,就向施先生哭诉。施先生面孔白白的,很斯文,也没有多说,只说你放心吧。流氓就此不来纠缠了。她心里感激施先生,随即和施先生的太太成了好朋友,经常一起搓麻将。
后来,生活发生了变化,施先生被抓走了,黄鹤一去不复返,死在监牢里。麻将也不准搓了。施家有一个儿子,叫小果,小果是遗腹子,生下来就没见过父亲。而黄孤身一人,又没有孩子,所以黄很喜欢施家的儿子小果,常常把他带到三楼自己家里,给他吃饼干,吃香菲子,看小人书。有时小果在她家玩,一玩就是一下午。
再后来,文革爆发了,里弄里天天敲锣鼓,敲到哪家,哪家倒大霉。终于敲到施家了,他们家一切东西,红木大橱、红木床、八仙桌、梳妆台、旧沙发、落地灯,全都被抄走了。小果和他的妈妈也被扫地出门,住进一间亭子间。6平方的房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竹床,一只马桶,一只钢精锅。他们呆坐到天黑,才想起烧一锅粥。
天全黑了,小果和妈妈躺在竹床上,眼睁睁看着天花板。有人敲门,小果听见了,却不敢动,还在轻轻地敲。妈妈爬起来了,开了门,是黄,她翘起一根食指放在嘴唇上,右手提一个笼搁,打开,里面是一小碗红烧肉。她小声地说,趁热吃。香味钻进小果的鼻子,这是他一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红烧肉。
黄是中学老师,这一年退休了。小果的妈妈在生产组领了商标纸牌来穿,穿二百张得3分钱。每次她领来牌子,黄都要拿走一半。穿啊穿,施太太在简陋的亭子间穿。从鸡叫穿到鬼叫。穿啊穿,黄在三楼自己家里穿,有时候忘了烧饭。都是为了让施家母子俩能活下去,为了小果有钱买衣服,买书本和作业簿。妈妈的眼睛越来越坏,戴上老花镜也看不清纸牌上的小孔了,她不停地咳嗽,佝偻着背,摇摇晃晃,好像随时要倒下去。终于有一天,妈妈倒下了。黄赶来了,施太太拉着她的手,说,好姐姐,在世上,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我奔黄泉路,最放不下的是小果,我托给你了。
黄不停地抹眼泪,说,好妹妹,你说什么呀,好好养病,会好的……小果是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孩子呀。当年我被流氓欺负,还是你家施先生解救的。
施太太还是撒手走了。不多久,喇叭里天天叫上山下乡。黄心里很烦恼,她想,施小妹是把小果托给我的呀。她拉着小果的手,到居委会去了。居委会主任见了有点诧异,你和他一起来干什么?
黄说,我想,我想……主任说,你说话干脆点,你想干什么?
黄却有些难为情的样子,这个孩子没有父母了,我也没有孩子,想把他过继过来,做我的儿子。
主任眼睛张大了,你脑子昏掉了,他的老头子是历史反革命。你的阶级立场到哪里去了?
黄说,小果是孩子,从来没有做过坏事。我想,过继过来,我身边就有个人照顾。
主任连连摇头,我明白了,你是想让他逃避上山下乡,是吗?老阿姐,你脑子要清爽点,上山下乡是伟大领袖的战略部署,谁敢违抗?
黄灰溜溜逃回来了,心怦怦跳了半天。小果下乡去了,因为出身黑五类,建设兵团没有资格去,到黑龙江的农村去插队落户。
临行前一天,黄烧了晚饭,叫小果来吃。黄烧了红烧肉,说,吃吧,吃吧,以后没有办法给你烧了。小果吃了一块,放下筷子,黄还是叫他吃,她坐在边上看着,眼里噙着泪,愁肠寸断,直到他吃得一块不剩。
从此她们天各一方。黄不死心,还是跑到居委会去,一次又一次,主任也有点感动了,说,门槛都要被你踏平了。你就把申请信放在这里吧,你放心,我会替你送上去的。
一晃九年过去了,文革结束了,小果还在乡下修地球。一天他接到一封信,同时有一份电报。看日期,信先寄出,电报是十天后发来的,但实在山高路远,交通不方便,又是大雪封山,他收到电报已是五天之后了。小果先看电报,上面写,思念,速回。再拆开信看,黄写到,上帝保佑,居委会主任今天对我说,我的申请书上面批了,因为我们申请得早,同意我们过继了。我终于可以叫你一声儿子了。我对得起你的姆妈施小妹了……
小果又惊又喜,又有隐隐的不祥的感觉,她叫我速回,是不是有什么事?他连忙请了假,往上海赶,山高水长,他走了整整三天,才回到上海。没想到黄已经溘然去世了。居委会主任到家里来,拿了一张批文给他,说,黄老师不容易啊,那个时候天天来找我,好像这桩事办不下来,她不活了一样,真是菩萨心肠啊。我也被她感动了,居委会也帮了不少忙。
小果攥纸的手索索发抖,对着黄的照片,扑通跪下来,撕心裂肺地喊出:姆妈!
主任说,好了,好了,你不要太伤心了。听说政策已经下来了,知青都要返城了。以后你回来,可以住黄老师的房子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黄是一个普通不过的女人,她做的每件事也都是平易世俗的,然而,我们读她的故事,不觉得怦然心动,热泪盈眶吗?她让受伤的受欺凌的心灵得到了抚慰,让一切在人的尊严面前虚假、做作的行为黯然失色。
我到黑龙江农场时,是文革的中期,那时候黑五类的说法以已经扩大到黑七类,他们的子女还受到各方面的限制和歧视。我是一个敏感的人,只要提到出身,我就焦躁不安,好像有烧红的烙铁移向我赤裸的胸脯,好像紧箍圈套上了我光洁的脑门。然而,就因为我写过一些不成样的小说,在知青中传递,场部宣传科的头就下了一纸调令,调我去宣传科上班。一时间我简直不敢相信,要知道我们农场先后来过近2万知青,上海天津哈尔滨,有才有德的高中生不计其数。而我只是一个初中生,又是资产阶级家庭出身,一个黑七类的子弟,他们却没有顾忌选用我。
我感激他们,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是他们给了我自信,给了我勇气。即使在错误政策的高压下,仍然有人显示了他们人性中的善良和正义。





                   
      D

  1979年1月,中共中央发布文件,摘除地主、富农的帽子,他们的子女的家庭出身也相应不存在了。这也包括给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摘帽。但是,我不知道当时有多少地主分子富农分子熬过了漫长的岁月,还活在人间,熬到了他们摘帽的一天?没有见过统计数字。
  2017年,圣诞来临之际,有人呼吁抵制洋节。更多的人却在感受天主之爱,人类之爱,人间之爱。
有文章说,明朝皇帝曾经问徐光启,为什么华夏五千年这么多先贤和宗教都不信,偏偏要信外来的洋教?徐光启答说,因为天主提出的要爱“仇人”、“照顾最小的兄弟”等思想,不可能来自人,一定来自于真神。(其实在基督教的早期,也经历了血腥的杀戮和战争,后来一步步进步发展,才有了今天的精神面貌。)
反之,把同胞分成等级,并对一部分人及其子女予以歧视、加害,也一定不来自于人,而来自于人类中的魔鬼,来自于专制和愚昧。
十九世纪,法国作家雨果写下了《悲惨世界》这部伟大的作品。它的卷首语说:只要因法律和习俗所造成的社会压迫还存在一天,在文明鼎盛时期人为地把人间变成地狱并使人类与生俱来的幸运遭受不可避免的灾祸;只要本世纪三个问题——贫穷使男人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还得不到解决;只要某些地方还发生社会的迫害,换句话说,同时也是从更广的意义上来说,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愚昧和困苦,那么,和本书同一性质的作品都不会是无益的。
我以为,当歧视人迫害人的荒谬还没有被彻底批判、清除之时,人们追求的自由、平等还没有真正实现之前,我这样的文章也不会是无益的。

   写于2018年1月4日

沈乔生
243 人喜欢
Views 100000+
Top Comments


  • 这是这个国家最黑暗的一段历史! 谁人对此承担责任……?! 这种罪恶只有反人类罪的畜牲才干得出来!


  • 阶级斗争理论是万恶之源,是可与种族歧视比肩的人类最丑恶罪行。从这个理论出发,打碎了中国一切经济基础、文化基础、道德基础,让中国倒退到荒蛮时代。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依照这个理论,中国绝大多数优秀人物,统统被打倒在地,黑白颠倒成了常态。这是人类最荒唐的时代!


  • 有几个地主富农是恶霸?绝大部分都是勤劳致富,比现在的富豪们更干净!用野蛮的中世纪宗教裁判法把一部分人标记为罪人,只不过是为了杀一儆百。1979年的地富摘帽,确实让全社会大吃一惊,反差太大,也说明高层早就认识到什么才是正确的治理方法。


  • 阳光总在风雨后。 只有经历过磨难的人,才能知道人性的伟大。 故事中黄老师的故事真的让我们好感动,从她身上彰显了人性中的善良和正义。 愿天堂里的她,没有痛苦,只有善良和美好!


  • 没有经过文革的人,说要为文革翻案,那是受了蒙蔽。经历过文革的人,要为文革翻案,只能是三种人,一是甘愿做奴才的人,二是愚味无知的人,三是缺乏人性的人。


  • 文革时期的阴影留在了我的心里,沈先生的文章写的太真实了,我听我家先生说在农村文革时期地主的女儿在学校被批斗大会上被扒掉衣服站在台子上,十几岁的孩子啊!想想那个不堪回首的往事心里说不出的味道。那个女孩因为受成分影响找不到婆家,最后远嫁了一个大她很多的男人,婚后时常挨打,日子过得很艰难,八九年还是九零年我记得还来我家住过几天,带着自己抓的蝎子想卖给药材公司赚点零花钱,那时候刚刚用煤气灶,我们上班她自己在家里担心蝎子死了不好卖了就用煤气灶用锅炒了,后来想想也挺可怕啊,因为她没用过煤气灶没发生意外就很好了,后来她卖了蝎子拿着不多的一点钱回老家了,这几年先生同学聚会说起她来更让人心疼,因为夫妻感情不好生活压力太大她自杀了。知道后我心里很难过,那个年代我们工资不高,为没能帮上她感到遗憾。虽然后来我回老家看到谁家有难处就拿点钱留给别人,但唯一没有给她钱,她是文革的牺牲品,命运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至今提到这位女人我还觉得心里难受!


  • 我每天都要翻看沈老师这几篇文章的留言。 今天,又重温了这篇文章,还是看得我泪流满面。 其实想想,我来到人世应该是最好的时期,活了六七十岁,相当六七千年。 我们国家,有悠久的历史。始皇帝秦,末皇帝毛,都无比残爆。 我的父亲在我十几天的时候隨国民党去了台湾。我优秀伟大的母亲独自一人将我哺养大。我的外公外婆也被划为地主。我的母亲42年教龄,1986年60岁退休。 当我15岁初中毕业填表时,指导老师要我填地主,我没有,填的是教师。我的理解是,子女的出身应该是父母的职业。 下乡后有一个贫民的女儿,她说她家八辈子都是贫民,这就是一种谎言。可能三辈以前的事她都不会知道。 …… 伤心的事情很多很多,我们活过来了,看到了祖国的繁荣昌盛。 谢谢沈老师的回顾历史,正视历史。


  • 那些五类分子的子女在成长中,顶着各种压力,种种不平的待遇,竟然没有沉沦,这是怎么的精神!谢谢作者喊出了这些人呼声!


  • 阶级本来是个经济概念,后来伟大的理论家将其转化为政治概念,并断言人类历史就是阶级斗争史。人类灾难就此日益增长。M把它当作治理国家之方略,中国人长期以来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了。实际上,M是通过阶级斗争来挑动一部分社会成员与另一部分社会成员恶斗,以达到控制被统治者之目的,所以,阶级斗争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专门为独裁者服务的,并非社会现实。用阶级眼光看社会,恰恰中了独裁者的圈套。


  • 谢谢你的这篇文章!文革之中的记忆至今犹新,那种龙凤老鼠的待人待狗时代,千万不要再发生了!现在看到有人还津津有味的跳着忠字舞,还在满怀期待的回头那个疯狂的时代,我的心还在颤抖!社会发展是社会主义代替了资本主义,而人性的扭曲反而没有一点改善,种仇恨,树阶级,一些人踩着一些人过日子,而且还乐此不疲,可怕啊!好在历史的车轮还在向前,那些泯灭人性的东西是不会有市场的,必定会被历史的车轮碾碎!感谢现在的好时代!


  • 现在文革遗风犹存,许多人行为上宁左勿右,因为历史告诉他们,那怕左过了头都没有风险,但稍微右一点,重则牢狱、轻则丢饭碗;于是在饭局上朋友告密、微博微信被告密、单位同事及同学间危险辱国言论被告密的事很多,对伟人评论是危险的,还有个历史虚无主义的大帽子,现在感觉政治气氛有点左转,搞得个个唱赞歌,显得正能量刚刚,令人恶心。


  • 一个文革,毁掉多少优秀儿女!


  • 文革时期,我母亲因为她大哥曾参加国民党后来去了香港就被红卫兵剃光头批斗打成“牛鬼蛇神”,这种毫无人性的行为今天仍在大陆上演,血拆,打骂小贩,任意关押敢于直言的社会忠良……在专制的极权下,我们毫无个人自由,因为文革的土壤还在,皇权的帝制还在,所以,苦难还在,罪恶还在。


  • 红小兵当了权,当然要为文革翻案。


  • 含着泪,带着一颗颤抖的心,重读了这篇文章。想起了我的二姨家。由于二姨夫是国民政府的高官,又由于高官飞机失事了,所以没有去台湾。后被打成历史反革命。文革前死在劳改农场。可是孩子们都很争气。学习成绩棒棒的。可惜文革开始了,五个孩子只留下一个照顾二姨,其余全部下乡!好在他们笑对人生。现在过得很好。二姨仍然健在,98岁了,精神矍铄。这一辈子真不容易!他们住在虹口区,离虹口公园很近。


  • 真实,太直实了,但怎么才能消除这种愚昧的观念和认识,难丶难、难!


  • 沈老师这篇文章,看一次心便痛一次。家庭出身的政策令多多少少年轻人沦为政治贱民,葬送了他们的前途乃至一生。文革后该政策虽然一纸废止,其是非曲直却从未厘清。既没有反躬自省的文章,也没有得到法律层面的禁绝,好像这件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现状之下,谁能断言灾难不会重来?


  • 重讀此文任給人以初讀的震撼!凡從這個時代過來的人總覺得世間再無文字能夠體現當時的恐懼、暴戾和殘忍。重溫歷史並非牢記仇恨,而是必須反思,專制和愚昧是人類最大得苦難。想當初即使再恐怖的年代如果我們的民族不是這樣愚昧這場運動就不可能這樣瘋狂和沒有人性。


  • 文化大革命是中华民族一段最痛苦的历史,每一个有良知的华夏儿女,都不应使其重演。对于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为什么会出现毁灭文明的文化大革命,值得我们深思。


  • 摧灭最具良知和创造精神的社会精英,民族的不幸和悲哀


  • 本文揭露了一种社会罪恶。但仅是枝叶,五类分子等人的遭遇更为残酷。根子是阶级斗争。阶级是社会客观存在,斗争却是别有用心的挑动。利用大多数,采用非法暴力手段,打击极少数,达到群体或个人目的。近百年历史就是拉一派,打一派,斗争过来的。几千年的伦理道德,普世价值统统成为垃圾。


  • 1969年我下放时才13岁,1975年我回城时的户口迁移证上就标明着“家庭成份:地主,本人成份:地主”。当时我也没看,到派出所上户口时,那警官说“你才多大,还是地主”,我才看到这一荒唐,当时我回答说“我是新中国出生的地主”。


  • 人类是一个平等的、和睦共处的大家庭,人们不分国家、种族、文化、信仰、阶层、性别都应享有公平、自由与尊严的基本人权,是人类文明突破狭隘的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偏见的发展成果。 往往在独裁政权中,那些握有权力资源的人,出于政治、军事或经济目的,以国家、种族、宗教或某种意识形态为界,挑动阶级对立,对另一阶级或阶层进行肉体上消灭或政治上虐待的暴行,在国际法上是反人类罪、种族清洗罪!风来雨中毒太深,看来要多读点书,启蒙自己。


  • 沈老师生活在城市,见到的五类分子子女只是沧海一粟。我所知的比他撰出的悲惨得多


  • “王育锡 沈老师这篇文章,看一次心便痛一次。家庭出身的政策令多多少少年轻人沦为政治贱民,葬送了他们的前途乃至一生。文革后该政策虽然一纸废止,其是非曲直却从未厘清。既没有反躬自省的文章,也没有得到法律层面的禁绝,好像这件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现状之下,谁能断言灾难不会重来?” 王育锡,你好! 看了你很多留言,沈老师也曾觉得你写得很好。 是的,“是非曲直从未厘清。”但是,由谁来理清?水不紧,车不传。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沈老师在理清,我们也在理清。实际上,人人心中有杆称。只是有的不敢说,有的说不好,有的说假话。有的角度不同,有如瞎子摸象。 有张志新,林昭,遇罗克等有思想之士。有沈老师这样摆事实,讲道理,文笔又好的走在我们前面的人,我们还有什么不敢直叙的?


  • 除了作者的文章,读者的留言读来同样震撼人心。人与人生来平等,五类分子的设置划分是别有用心者为一己私利泡制的摧残人性的伎俩。沈乔生先生鞭辟入里为五类分子子女发声,深深敬佩!此文彰显了历史良心之士的胆识与社会责任心,带给我们的是社会进步的希望和信心。


  • 阶级斗争理论开启了人性最邪恶的那扇门,门里的鬼怪就是"与人斗争,其乐无穷"的倡导者!过去那些在罪恶时代里惨死的人,会原谅、会饶恕他吗?至今竟有与之毫无瓜葛的人,在为他歌功颂德,意图无非是也想捞一笔政治资本。


  • 搞阶级斗争甚至株连子女和亲戚,就是毁灭人性,


  • 分析透彻、深刻,好文!


  • 但愿这些成为历史。永不再有


  • 其实65岁以上的人都经历过那个时代,有好多还参与了那个时代的事。那个时代提倡的是阶级斗争。提倡人与人互斗,人整人是进步,跟本谈不上什么博爱友谊,人似乎已伤失了人性。有的一家人也互斗,跟本没有了亲情。只讲什么阶级情,人们就象疯了一样。我们这个小小的山区小县城都发疯了,有些被整死,有的受不了自杀。现在想起来都还不明白,是寓每还是疯狂?我到是出身贫民,算是红五类吧!每人都得参加组织,两大不同组织,都称自己是什么革命造反派,对方是什么保皇派,整天大打出手。掍棒打的不过引,到武装部抢枪打。总觉得这才不正常了,这还象个国家吗?实在看不下去,我也不想当什么革命斗士,刚好从小也没上到什么学,自己就到处找书看你搞你的革命,我学我的文化,反正我是红五类,又是小百性,斗不到我身上。当初那么贫困的国家为什么不搞经济建设?尽在人斗人,现在也没明白悬要干什么?


  • 也很担心留言会是新一类的"引蛇出洞″,但还忍不住写了。所谓五类分子及后又创造出的N类分子,无非是M手下为利用所谓无产阶级而设置的踏脚板而已。让处于社会底层的人有可以发泄的对象,而这些被发泄的对象更是过去曾经风光过,令卑贱的心态得到极大的满足,从而死心塌地捍卫M。


  • 赞美文革,国无宁日!


  • 好文章,我是含看泪看完这篇难得的好文,因为我也有相同的刻骨铭心的经历。虽然现在情况改善,我也已安度晚年。但有时深夜还会被噩梦惊醒,泪流满面久久不能入眠。假如,我是说假如,我再经历一次这样的日子,是否还会挺过来?我四十岁上才有的唯一的女儿现在是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女婿也是。我从不向他们讲这些难忘的过去,我总叮嘱他们要努力工作,为祖国富强人民安康!再次感谢沈作家!让这样的悲剧永远成为历史,不再发生!


  • 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这句话用在这儿也适应。经过十年的昏天黑地、本末倒置、指鹿为马的岁月,还能说如何如何“怀念"的人,到底还算人吗?


  • 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因为以前阅读过,只是转发并附带了几句话。 沈乔生是下放黑龙江农场的上海67届知青,写了很多震撼人心的好文章,读者达到了几百万,好评如潮!是一个在世界范围内颇具影响力的作家。想欣赏他更多的好文,关注公众号便可阅读到他以往的精采文章,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知青返城后》。


  • 过去的地主富农可是几代人干出来的,现在的暴发户们几天之内就轻而易举得到上亿元,巨资怎么来的人民群众心知肚明,什么摡念?


  • 这是写城里,还是大上海。农村与城里没法比。上海设人饿死,没人被打死。农村的阶级斗争,十类分子还多,生病高烧还得抬到社场上才不扣一天几两粮食,外出要请假。批斗会是打棍会……看到现在还在叫万万岁的真叫人心痛。


  • 以阶级斗争为纲,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其目的是,以权为中心。m反右,大跃进,造人三年大饥荒,农民怨声载道,为转移目光,m发明了阶级斗争,拉拢,利用,怂拥,批斗地富反坏右,禍及其子女,倍受歧视和打击


  • 哪怕这个世界浊流翻滚,人性之美依然会存在。黄老师了不起。


  • 红色宣传中的地主富农,没有一个是好人;我亲身认识和接触到的地主富农,没有一个是坏人。 如果谁自己遇到过堪称为坏人的地主富农,可说来大家听听。


  • 地主是中国农民中的优秀分子,那个年代被不公对待,是一段悲惨的历史事件。


  • 就是要一些人永远骑在另一些人的头上作威作福,把人性永远地踩在脚下。这祥下去人类永远也谈不上自由,平等,社会永远也进步不了。


  • 如果再来一次类似文革运动,再划七类--地.富.反.坏.右.资…,他们会怎么做?现在马克思主义仍活着,阶级斗争却奄奄一息。呵呵!


  • 划分五类分子女一一这就是反动的血统论!出身是不能选择的,但他们的子女的前途可以选择的。红五类、红二代、红三代,他们中间不是也有盗贼、杀人犯、骗子、强奸犯、榨骗犯、受贿犯、流氓…… 划分人群种类本身就是犯了种族歧视罪,这样治国无方的人怎能称得上伟人?


  • 如此泯灭人性令人发指的浩劫居然有很多别有用心之人为之辩护,真是少廉寡耻。


  • 一片短文,竟引起了这么多的留言,只因文章说了真话。我们太缺少这个真了。什么时候真能弥漫在中国大地上,善与美也许会来。


  • 八字命,天注定。是说,生辰决定命运。家庭出身,社会关系,这八个字,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也是封建迷信,不可不清算!


  • “亮 没有经过文革的人,说要为文革翻案,那是受了蒙蔽。经历过文革的人,要为文革翻案,只能是三种人,一是甘愿做奴才的人,二是愚味无知的人,三是缺乏人性的人。” 说得好,说得准确。为你点赞,有人性的人。 文革,就是共和国成立后的十年浩劫。伤害,摧残了多少中华优秀儿女,优秀人才。 所喜的是,再也没有了山呼万岁。当然,部分小丑还在那里呼万岁,但是,成不了气候了。 所喜的是,绝大多数知青觉悟了。为了祖国的繁荣富强,努力学习,认真思考,动脑动手。改革开放,才有了祖国今天的繁荣昌盛。 总结历史,正视历史。有人性的法律法规,人类社会才会稳步前进。


  • 我们都是五类分子……


  • 从一出生就把他们打入另册,用种种不正当手段压制他们的发展,是一种粗暴的做法,是对人的尊严和权利的野蛮侵犯,是皇朝历史上等级压迫的延伸。然而,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这种野蛮做法在中国都大行其道。


  • “李一龙 好文章,我是含看泪看完这篇难得的好文,因为我也有相同的刻骨铭心的经历。虽然现在情况改善,我也已安度晚年。但有时深夜还会被噩梦惊醒,泪流满面久久不能入眠。假如,我是说假如,我再经历一次这样的日子,是否还会挺过来?我四十岁上才有的唯一的女儿现在是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女婿也是。我从不向他们讲这些难忘的过去,我总叮嘱他们要努力工作,为祖国富强人民安康!再次感谢沈作家!让这样的悲剧永远成为历史,不再发生!” 李一龙,你好! 看了你的留言,感觉与你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也是近四十岁才有一女,女儿,女婿也都很优秀。当然,他们听不懂也不愿听我们的过去。但是,我们还是应当时不时说说。在他们有时间时讲讲,最好能让他们看看沈老师的这几篇文章。为了不让历史重演,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要让他们知道中国的近代史,父母的足迹,做人的重要。“要让这样的悲剧永远成为历史,不再发生。”就要让他们知道,悲剧是怎样发生的。


  • 我的前夫 窖堆黄土 葬青春如墓 花含忧伤锁泪眼 阳光苍白如瀑 绣鞋红 心在哭 一纸婚书祭芳华 满腹委屈谁诉 亲人千里外 或在苏杭 或在京沪 或在牛棚住 叹岁月荒唐 造悲剧无数 谁忏悔 谁承负 人有罪 天知否


  • 我看了沈乔生先先的大作后内心如触电一样,因我的青春年华也如作者描叙一般,在痛苦,挣扎中度过的。初中毕业被剥夺了高中及大学漂造的机会,当了八年民办教师又被开除,从1971年起整整修了十三年地球,自当民办教师期间便偷偷自学中医学,至八四年己为社会中医生,被民间患者认可。伟下的改革开放使我枯木逢春,大有发挥一技之长之天地。为广大最基层的平民百姓去除病痛之苦,大有英雄用武之地。目前我己是考取执业中医师职称,能为中国中医业的发扬光大,为人类的健康发挥余热。人类的愚味,残暴,压迫从历史上看终究是短暂的,平等,文1明,进步永远是永恒的。但愿我党我国的改革开放永远深入,驱逐一切不合理的制度与社会痼疾,让法治与民主,公平与民生向着人类发展,进步奋发吧!

    作者
    你说得非常好!激励人。


  • 一段历史是写给懂这段历史的人看的,不懂则不感兴趣。 人类的人为灾难都是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强奸。 祖国是什么?是一大群人祖祖辈辈,世世代代劳作生活的地方。 国家是什么?是一小群人轮翻横行霸道,一大群人被专政的地方。 社会是什么?是良莠不齐,人畜混杂,为了生存勾心斗角的地方。 所述之理大家都懂,比较之后渴望真美善行,与祖国无关,与国家,社会则期待公平,自由,,,!


  • 有切身体会,好文。


  • 感谢“幻想船家”对我的开导和关注。沈老师自觉承担社会责任,在媒体缄默之处勇敢发声,并施展他的影响力,目的在于正视历史、匡扶正义、唤醒良知、坚守底线,值得我尊敬。对家庭出身歧视政策的反思中,我们读到过许许多多“小人物”的泣述,但是我更在乎国家层面的反省,哪怕只是一种仪式。没有这样的反思,左的流毒何以荡涤?多数人的暴政何以制止?平庸之恶何以拷问?人性之善何以昭然?望理解我微不足道的心愿。


  • 把人分为五(七)等的等级制是比种族歧视,奴隶社会更残忍的践踏文明、践踏人性、践踏人类最野蛮的封建专制制度!


  • 我也是五类分子之一——反革命的子女!读这篇文章时心里阵阵隐痛!往事不堪回首!


  • 沈乔生先生写的真好,给他一大大的赞。


  • 残暴的文革被愚弄的中国人,终于醒悟了!


  • 只要商鞅君还在,人群的n类划分就会持续下去,因为这是十分奏效的统治术


  • 我对此文深深理解,尽管我父亲11年至三几年在吴桥宁津一带老家农村是穷人。后来我父亲到满洲国的哈市某生,在烟厂打工,于70年去世。父亲说:那时老家赶集,穷人都舍得吃个馍馍,财主舍不得,拿个棒子面饼子啃。话说回来,人性的善恶有时受大环境左右,譬如我这样一个贫农、工人成份的人,也能在65、66年之交之际,被班主任老师打成满脑子成名成家思想、走白专道路的坏学生。2000年后同学聚会我向这老师质问,他无丝毫悔意。后来他办数学辅导班挣的几十万块钱借给了两个女人没要回来,上火死了。我说了一些小事,但历史的大道是向前延伸的,我们应该有耐心。


  • 风水轮流转,明天到你家,历史的悲剧,时时都在重演,这就是人类社会,黑五类,地富反坏右,这是谁的杰作呢?嘿嘿,你懂得。


  • 文章真实感人,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黑暗的时期,为了不使文革悲剧重演,我提义:凡经历过㖿段历史的人都把经历过的,看到的,听到的罪恶事件写出来,揭露出来。敲响警钟,避免悲剧重演。


  • 看完此文,我有同感!文革中我父亲被关押,母亲被下放边远山区......而我家五个子女被邻居小孩孤离,被骂被打过......1980年初,父亲被平反,母亲返城调进省京剧团。他们的儿女们都参加了工作,为国增光!我当了记者,作家兼制片人。感谢生活!


  • 在那种社会制度下,因是地主一成份连工作都不安排,文革时期残死在批斗现场的何止千万,终于在改革开放中给这人平反了,感谢中央改变了这种社会制度,使中国人基本平等了,现在还有为数不多的人认为文革应搞,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


  • 现在还在强调红色后代,不过总算不提黑N类了。至于还有人会有此类想法由他去吧!历史终究还是要前进的。违背历史潮流的终将被历史抛弃。


  • 写出了那个时代的无奈和悲哀,多少无辜的人因“五类分子的子女”的身份,终生潦倒不得志。(文章自始至终没有说明“五类”是哪五类!应注明是“地、富、反、坏、右”即“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和右派”)

    作者
    绝大部分人都知道。


  • 看了難受、流淚。想起灰色的青、少年時期的自己和朋友。希望在不會出現這種情境了。


  • 留言沈乔生,中国中学同学支持你!


  • 时至今日,有谁为这些运动造成的伤害道歉过?有哪些个人团体为发动这场运动道歉过?不是说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吗?


  • 二姨夫的父亲早年病逝,他从小在叔叔家长大。叔叔是国民政府的高官。刚才的留言漏掉了,重新说明一下。


  • 信仰基督 就会爱心长存,只有爱充满世界,人类就能和睦相处,社会老姐发展


  • 58年出生,黑五类,读完小学要填升学表格,老师说家庭历史不明白回家问,问父亲怎么写?父亲写下“历史反革命″。完了,都完了!


  • 读着一个个文字,字字穿心,饱含泪水,不堪回首啊!


  • 党的政策是好的,执行的人歪曲,打击报复,让出身论使一些人生活在了煎熬之中。善良在某些人脑子里根本就没有。仇视五类分子和其子女,我当时就很看不惯。我就和出身不好的同学交朋友。因为她们都是好学生。学习好,行为美。现在我们都奔七了,还是好友。当年的政策真的太左了,压抑了许多人才,这不但是时代的悲剧,也是落后中国的一个写照。


  • 1958年出生。经历了之后的所有磨难!特别是当年读书的痛楚,如无此经历,绝对无法想象!往事不堪回首!


  • 实践证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它根本不是“乱了敌人”而只是乱了自己,因而始终没有也不可能由“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 ……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进行所谓“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政治大革命,既没有经济基础,也没有政治基础。它必然提不出任何建设性的纲领,而只能造成严重的混乱、破坏和倒退。 ——摘自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 我也是彻头彻尾的黑五类子女,这篇文章中所描述的很多东西或都是亲身体会过的,那时我们是夹着尾巴做人,任何社会福利都不能享受,黑五类子女被红色政权打入十八层地狱,不能升学,万入能参加一切政治活动。我的一生就是被所谓的“黑五类害惨丁。


  • 取消阶级斗争和唯成份i论是大快人心的好事,以史为鉴,让社会和谐文明进步!


  • 天在看


  • 这篇文章写得很好!


  • 文革的事中央已有明确定论,一些人或明或暗的说文革好,就是站在个人得失的立场上故意添乱。这种人没有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没有站在国家的立场上,过去和现在多是投机取巧偷奸耍滑的人,没有没人民和国家干实事的人。当然也不能因文革把毛主席全盘否定,他是人民的领袖,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出现文革问题要全面分析原因,并对今天的改革开放给予充分的肯定,至于不足,要在改革开放中解决,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 人性泯灭喜惡斗, 五类七类遍九州。 天生分类历史退, 万般歧視朽木舟。 公平秤下人格存, 三六九等怒咀咒。 此时再翻浩劫难, 愤斥犬豸吼蟾钩。 一一南逸山人


  • 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认识“人性”这个东西。


  • 文革的原则和思想没有错误!成分划分也没有错误!前提是承不承认剥削,马克思主义还是指导思想,资本论还在,你们能批倒吗?沈先生能吗?你们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咒骂,只能说明你们是一群卑鄙的自私自利的小人。

    作者
    请你扩大眼界,看看全世界。


  • 使世界最为善良纯朴的民众久久受难,这需要何等强大的胆识和绝对非凡的魂力


  • 我们今天生活的时代不还是雨果说的那样吗?历史在中国何时走进文明时代?


  • 文革是分为不同的阶段的。初始阶段,高干子弟、“红五类”,才有资格当“红卫兵”,“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破四旧”,就是这些人的作为。文章中说到的“成”,“自己也成立战斗队,和他们对着干”,应该是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批判“老子英雄儿好汉”之后的事。不少运动初期受压制受欺辱的所谓“黑五类”子女,加入了后者组织。这个时候,最先造反的被称为了“保皇派”,后者被称为“造反派”了。


  • 是把五类分子的子女整过头了!可是不整他们会不会颠覆政权或夺回他们阶层的利益与财产!?秋后算账!这是人性的自私自利的表现!斗五类分子的子女也是秋后算账!现在五类分子的子女有了一定的话语权难道还看不出有秋后算账的味道么?索要祖产的案例全国也不只有一两例。现在土匪汉奸的后人花钱请人写文翻案,描写成抗日英雄!只因为没有当汉奸前打过一次日本人,后来当汉奸就不说了!人都自私,土匪的后人就是为了某种目的黑白颠倒。历史就是历史!每个时代都会有阴暗!只要心态放正,太阳总会有照耀你阳台的时候!


  • 这比苏联列宁将地主富农资本家全部处决还强点儿呢。




  • 我不是五类分子的子女! 1966年没有去北京见到毛主席,因为造反头说我二个伯伯是富农,(二个富农加起来就是地主,实际上我父亲是职员,实际父亲读书后就做教师了)我终身遗憾!


  • 我刻了一方闲璋,文曰:“十七层居士。”就是我感知,我下面还有一层。佛曰,十八层地獄嘛!


  • 提起文化大革命真叫人害怕,出生在五类分子家庭的人,倒八辈子门了,男人找不到媳妇,女儿嫁不出去,逼无法只有用自家女儿给哥换亲,或转亲,不然就绝后了,我村有一位地主文革中期进学习班,半夜偷跑出去到山上吊死,死后抬到大场上又批斗了三天,其它五类分子及其子女跪陪批斗了三天,批斗时其它五类分子又有几个被打的喊特难听,但历史已过,人们应珍惜当今社会给人们带来的幸福,


  • 新 生 东 风 传 喜 讯, 万 里 飘 佳 音, 砸 烂 血 统 论, 泪 眼 笑 相 迎。 只 道 前 途 暗, 忽 见 艳 阳 天, 只 道 今 生 休, 来 了 救 命 人。 一 生 跟 党 走, 全 心 为 人 民, 时 刻 准 备 好, 四 化 前 程 奔。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10万人联名抵制中国游客

美国对华政策变脸前因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