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8

中日老兵会见, 战胜方,为什么比战败方还萎靡?

Image
一中日老兵会见, 战胜方,为什么比战败方还萎靡?  November 30, 2018 中日老兵會面 这场中日老兵会见,我认为最令人唏嘘的其实还是双方见面的第一个环节。 第一个环节是双方自我介绍. 木下昌巳等人先后起立,挺直腰杆,大声报出自己的名字、部队番号、职衔和家庭地址,就好像当年出列,向长官报告。  而轮到中方人员时,老兵们多是由子女搀扶着,站起来,由翻译向日方介绍。 当年战场气势如虹的对手,如今精神状态对比鲜明。 为什么当年势均力敌的对手会有如此迥异的状态?战胜方,为什么比战败方还萎靡? . ..... 此情此景深刻反映了二战后中日军人各自的人生遭遇。无言! 原文聯接

中日老兵会见, 战胜方,为什么比战败方还萎靡?

Image
中日老兵會面 这场中日老兵会见,我认为最令人唏嘘的其实还是双方见面的第一个环节。 第一个环节是双方自我介绍. 木下昌巳等人先后起立,挺直腰杆,大声报出自己的名字、部队番号、职衔和家庭地址,就好像当年出列,向长官报告。  而轮到中方人员时,老兵们多是由子女搀扶着,站起来,由翻译向日方介绍。 当年战场气势如虹的对手,如今精神状态对比鲜明。 为什么当年势均力敌的对手会有如此迥异的状态?战胜方,为什么比战败方还萎靡? . ..... 此情此景深刻反映了二战后中日军人各自的人生遭遇。无言! 他发现美军坠机,促成中日老兵会面,却曾因此丢了工作| 止戈出品 Original   止小戈   龙哥的战场    1周前 止戈传媒第 38 篇战争故事,全文约6231字 从门缝往里看,好像一个公园,有些好奇的我,就推门进去了。 这个发生在34年前不经意间的举动,让我看到了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也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的老家是山东济宁,1938年就被日军侵占。 母亲说,日军的岗哨就设在上学路上,为了避开岗哨,不给日军鞠躬敬礼,母亲和同学们总是要绕很远的一段路。父亲也很想参军抗日,但生活在日统区,一直没有机会。 日本投降后,父亲参加了解放军,后来前往贵州清剿国民党残匪,之后又来到昆明。 让父母想不到的是,我后来从事的工作,竟然和他们的敌人有关 。 1984年的一天,我到云南腾冲出差,独自闲逛时,看到一扇大门上写着“党校”二字,感觉好奇,就从门缝向里面看去,像是公园,就推门进去了。 里面密密麻麻都是残破的墓碑,一个老人在认真整理,我上前询问。没想到老人破口大骂,说那些毁坏墓园的人没有良心。 看老人心情不好,我没敢再多言语就从墓园里出来。在墓园附近铁匠师傅的口中, 我听说这个地方叫“国殇墓园”,是中国远征军的墓地 。 我有些惊讶。我是云南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的,我对此一无所知。我再度返回国殇墓园,园子里的老人告诉我,他们是在这里做修复工作的。文革期间,这里曾遭毁坏。 我不仅出生在军人家庭,我自己也曾是名解放军。1969年,我就参军前往腾冲服役,从来没有听到任何滇西抗战的事。倒是有个国民党残匪想到部队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