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9

鐘聲

朱明:
这个视频是日本人钢琴演奏家叫辻(shi)井伸行,辻井伸行出生于1988年9月13日的日本,出生便全盲,却拥有过人音乐天赋。20岁时夺得世界难度最高的三大钢琴比赛之一范克莱本国际钢琴大赛首奖,惊动国际乐坛。
一个完全失明的人,在52个白键和36个黑键上奔腾飞跃,失去了眼睛的辻井伸行,天生拥有完美的音准和超强的记忆力。他不用眼睛看世界,而用心灵看世界,这恰是他的音乐所以动人的原因。
        他的演奏告诉我们,请不要“看”我演奏,是“听”我演奏。当很多所谓的炫技派钢琴家以满足于取悦观众而自我放大,把个人表现凌驾于音乐之上时,辻井伸行却因为眼睛看不见喧哗,而专注于音乐的表达,让音乐驾驭自己,使自己成为音乐的一部分,纯洁而真实地扮演着音乐传道者的角色。
       天才是无法解释的,上苍赋予他的艺术天性。 还要加上后天的导师专业培训及自己的努力。这首钢琴大师李斯特作曲的“钟声”,是世界钢琴名曲,是世界公认的最难弹奏的,最后一分钟被称为魔鬼片段,世界上只有顶尖钢琴家才敢弹,但这个钢琴家是盲人。
以这段优美的音乐跟大家一起分享世界和生命的美好!

中國夢

Image

上海灘傳奇:一个时代的爱情绝唱

Image


知青后代文章          
Mark

我的疯娘痴父
          一个时代的爱情绝唱

        2011年8月上旬,在上海闸北区一家茶馆里。上海汽车集团销售主管戴亮向记者讲述了他父母的爱情故事:“我有一个疯娘,但是我很荣耀。30年前,母亲因父亲而疯,父亲为母亲而留。别的知青回了上海,只有他选择留在东北,娶母亲为妻,照顾她的一切……父母以他们一生的传奇告诉我:爱的真谛,就是担当。” 声声泣血, 母亲叫着父亲的名字疯了。
        父亲母亲相识于东北,那里,离俄罗斯一河之隔。 父亲是上海人,叫戴建国。1970年,18岁的他初中一毕业,便去了黑龙江逊克县“下乡”。一群上海小青年,天天干着从没干过的农活,屯子里最漂亮的姑娘程玉凤爱上了戴建国。而这位程玉凤,也就是十年后把我带到人间的母亲。
        父亲与母亲的亲密接触被人撞见了,村子里闹腾开了。对我外公外婆来说,他们只有一个闺女,哪能嫁给一个什么农活都干不了的上海人?他们还担心,戴建国从上海来,说不定哪天拍屁股就走人了,那女儿怎么办?于是,1971年冬天,趁着我父亲回上海过年,他们决定把母亲嫁给邻村一个男子。面对突然而至的婚事,母亲誓死不从,将送来的彩礼丢到门外。外婆束手无策,便说家里收了人家300元钱聘金,如果你不嫁,就找上海人要300元钱退给人家。这话让母亲看到了希望。她匆匆赶到百里之外的城里,找到邮局发电报给父亲,要父亲速寄300元钱为她赎身。
        如果父亲相信了这一切,并按照母亲希望的做了,后来的事就不会发生。可是父亲没有。也许是他对这电报半信半疑,也许是以他当时一天两毛钱的工资,根本弄不到300元钱,也许是他尚未真正想过娶她为妻。总之,父亲接到了电报却没有寄钱,也没有回复。婚事没延期。为防她再逃,外公外婆将她绑了,用被子包着抬往男方家。一路上,母亲一声声哭喊:“戴建国,我被卖了,卖给别人当媳妇了……”路有多长,母亲就哭了多久。最后,看到站在门前迎亲的新郎,母亲突然口吐鲜血,发出一声凄厉的大笑。 母亲就这样疯了。 留下来娶她,是男人就别无选择。第二年春,父亲回家了。“你可回来了!”有乡亲拦住他,“你知道不?小凤疯了!出嫁那天,喊着你的名字疯的……”
        父亲打听到母亲进了北安精神病院治疗,想尽千方百计好不容易进了她的病房,但母亲已经不认识他了。
    …

中國憲政民主之光—李锐百年自述i

Image
李锐百年自述李锐5G信息网 Yesterday




李锐,男,1917年4月13日生,生于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现居北京。1934年考入武汉大学机械系。1937年武汉大学工学院肄业,赴延安投身革命。中组部原副部长。中共党史专家、毛泽东研究专家、政治家、作家。历任水利部副部长,电力部副部长、国家能源委员会副主任,中央组织部青年干部局局长、常务副部长,中央委员,中顾委委员。

我这一百年大致分可为五个阶段:第一个二十年上学读书;第二个二十年投身革命;第三个二十年被革命踩在脚下;第四个二十年复出工作;第五个二十年思考研究。 我曾当过湖南省委宣传部长,又曾担任过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在两个最重要的部门工作过。我当过三位中央领导人的秘书:先是担任高岗的政治秘书;后来担任陈云的政治秘书;最后又担任了毛泽东的兼职秘书。 在五九年庐山会议上被打成“彭黄张周反党集团的追随者”,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发配北大荒,几乎饿死;文革中又被关进秦城,住了八年监狱。平反后复出,加倍努力工作。 我对党有两个重要贡献,一是写了一本《庐山会议实录》,如实地反映了当时的全貌;二是给邓小平写了一封信,阻止了邓力群可能被推举为总书记。我一生的著作(不包括日记),总计超过一千万字。别人写我的东西也有几百万字。 我从中组部的领导职务中退下来后,组织编写了一整套《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共计十九本,此外每个县都编了一本,搞清了历史上的好多问题。例如:井冈山时期肃“ΑΒ团”,杀了十万人;延安整风后期搞“抢救运动”,打出一万五千个“特务”,而国民党却说他们没能打进延安一个特务(见唐纵日记);文革期间,秦城监狱关押502人,多数是党的高级干部,死在监狱的30多人,精神失常60多人。
第一个二十年是读书,追求革命
我于1917年4月13日生于北平,祖籍湖南省平江县,父亲李积芳自幼好学,1905年被官派赴日本留学,他在日本生活五年,深知日本的国策就是要灭亡中国,由此激发了强烈的爱国情怀,辛亥革命前回国,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担任了国会众议员。 可惜英年早逝,父亲去世时我才五岁,上面还有两个姐姐。我的母亲是一位受过现代教育,有进步思想的女性,儿时母亲常对我们讲父亲的往事,教育我们如何求学做人,特别不要趋炎附势,品德最为重要。这些教导对我思想的形成潜移默化。 母亲又把我送到当时新开办的最好学校——楚怡小学和岳云中学——读书,这两个学校都注重品…

起來! 我愛你中國!

Image
㠖勇兵進行曲




                                   堅持夢想, 勇敢追求.

李鸣生2015-07-16039.66 万

      万里说:建国六十年了,应该回到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上去:这个国家国民的意愿到底是什么?应该通过什么样的办法来表达真正的民意?这个问题苏联没有搞明白,六十九年就亡国亡党了。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民粹主义者,凭我几十年的政治阅历,我敢说,表达民意是一个国家政治制度的“基础设施”,也是衡量一个国家进步、文明程度的主要标准。 建国六十周年了,听说正忙着阅兵准备,我已经老了,腿脚不灵了,可能去不了天安门城楼了。以前,我不分管宣传报道这一块,但我知道,为了六十年大庆,会有很多大规模的宣传,主要为了宣传国家的成就和进步,这是六十年来的老办法了,一直没有变过。前些天,中央党校一位年轻的教授到我这里来聊天,他很年轻,很有思想的。他总说他是改革的一代,而我这样的老头子是革命的一代,现在的年轻人思想很活跃,给我出的难题不少,有些看法好像冒犯了我们党的一些说法和做法。可是,和他们谈得多了,我就越相信,他们还是真诚的,没有乱来的意思。有时候,我觉得被他们的问题冒犯了,这可能说明我本人还不如这些年轻人真诚,我只是经常告诉他们,年轻人要多知道一些历史。 前些天,他又来了,说要向我请教历史,问题还不是他提的,而是他教的那个地厅级干部班的学员提的,他说他回答不出来,就把问题提给了我。那些学员干部在讨论时提出的问题是:建国都六十年了,我们国家的哪些东西没有变?为什么没有变?会不会变?他的意思我明白,六十年大庆的宣传报道天天向老百姓说发生了什么样什么样的变化,能不能换个角度来想一下,一个国家让一个政党领导六十年了,也不算短的时间了,这六十年到底应该怎么来概括、怎么来总结,我们党有责任向老百姓说清楚讲明白。一时说不清楚讲不明白,有疑问,也没有关系,重要的是要讲出来,公开讲出来,不要藏着不讲或私下里讲。建国都六十年了,还不能公开地讨论一些问题,这六十年该当何论呢?我们是过来人,有责任说清楚讲明白,尤其是一些基本事实,一些基本道理,不能令已昏昏,也不能让人昏昏。 我告诉年轻教授,建国六十年了,我们这个国家没有变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实是,这个国家还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这个事实谁都明白,但这个事实的背后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党有7,000多万党员(编者注:中…

春節炮竹震央視—我愛你中國

———————-

尊重历史,远离横店!日本靖国神社统计有二战在华战亡人员数字:

死于国军之手318883人,死于苏军之手126607人,死于共军之手851人,其中百团大战302人,平型关167人,38年晋察冀秋季反围剿39人,39年冀中冬季反扫荡27人,40年春反扫荡11人,115师陆房突围16人,计599人,及其他零星战斗死亡,合计851人。

死者均有、姓名、年龄、家乡、部队、死亡地点被谁所杀等详细记录。

1949年后,1062名日本战犯中,1017名分批释放,只有40名罪行严重的分别判处8-20年有期徒刑,无一死刑。

国民党留在大陆的242名参加抗战的高级将领全被处决,其中有抗日名将,民族英雄。242名国军高级将领,其中上将与辛亥元老5名、中将78名、少将159名

。—————————-

央视前主播崔永元昨日下午在微博发文,指控一名汉语拼音为「LIN FENG」的内地警察,在香港和内地有约4,400万港元存款,还在香港拥有物业。他还标注「安全部刑侦局」,要求有关方面「速查这个王八,因为他还不断受到重用」,有关帖文已被删除,有传「LIN FENG」就是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六支队长林峰。

海外华文媒体报道,林峰以权谋私、累计受贿近亿元。报道指出,林峰在2017年4月份接手快鹿金融案件的海外追逃工作,林在香港接洽到涉案的前当天金融董事长邵永华(又名邵永平)、前大中华金融控股总裁陈宁迪夫妇、大中华金融控股董事局主席刘克泉、十方控股董事局主席陈志;邵永华当时开始出手收买林峰,一次过赠予林峰2,000万港元现金。

此外,报道引述消息人士称,林峰名义上是人民公仆,私下与涉案人士交往密切,贪污受贿,用国家警力为邵永华等人打开「方便之门」。报道指,2017年11月13日、14日两天,林峰白天以工作为由,与邵永华在香港碰面,晚上喝酒去庙街找小姐寻欢;更指林私生活混乱,有3次婚姻,还有情妇与私生子。报道甚至称,林峰曾协助中共太子党洗钱。

崔永元在帖文爆料,「LIN FENG」在香港汇丰银行的账户余额达37,788,537.50港元,在国内工商银行深圳支行的账户余额为16,878,332.65人民币,并于香港拥有物业。

————————/————

I
John 8:32Ye shall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shall make you free.

美國對華為公司展開調查—聽証會

Image
美國對華為公司展開調查—聽証會



周文貴報料孟睌舟事件
M

劉鶴與川普會談視頻





父老鄉親向中國軍人拜年

Image

痞子興旺, 貴族精神式微的新中國

Image
项羽自尽1300多年后,却被一女子道破他为什么不肯过江东!奇文精选 2 days ago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李清照
项羽刘邦的“军事竞选”以项羽的失败告终。表面上看,谁做最高统治者和百姓没有太大的关系。
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假如项羽做稳了西楚霸王,中国的未来也许会是另一个样子。
政治上,项羽更愿意复古,所以他采用分封制度;刘邦虽然也分封了一些子弟,但是在整体上还是采用了秦始皇的制度。
这不是我这篇短文的主题,我更想说的是,项羽失败这一事件对中国人心理上的影响。
这个影响就是我前面提到的——中国人记住了“成王败寇”,学会了“不择手段”,认可了无尊严的生活。
分析项羽的性格和心理。他是一个典型的“英雄人格”。
 “英雄”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重视道义、有尊严、有自信、不愿意倚强凌弱、愿意保护弱小的人、坦率直爽……
项羽是楚国大将的后代,代表的是贵族精神。真正的贵族精神不是炫耀富有和地位,而是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