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9

川普總統送給旅美中國各大小同郷會之警告

Image
川普總統送給旅美的中國各大小同郷會,  聯誼會之警告

儍瓜的力量

Image
傻瓜 軼家之説 有一所小学举行作文竞赛,题目是《我的妈妈》。家长们都来了,坐在台下听孩子们朗读自己的作品。 孩子们很可爱,也很努力。可惜那些作文千篇一律都是歌功颂德:我的妈妈最伟大了,她和蔼可亲,美丽动人,勤俭持家,相夫教子等等,全是大话、套话、空话,陈词滥调,家长们一个个昏昏欲睡。 这时,一个小女孩走上台,开口就说:我的妈妈是个傻瓜。 台下听众从迷糊中醒来,听她怎么讲。 小女孩说: 我的妈妈是个傻瓜。有一次她煮牛奶,突然想起洗干净的衣服还没有晾,就去晾衣服。走到院子里,又想起炉子上有牛奶,扔下衣服就跑回厨房。结果呢?衣服也赃了,牛奶也潽了。 美国数学专家帮孩子构建逻辑思考能力 你们说,我的妈妈是不是傻瓜? 其实,我的爸爸也是傻瓜。有一天,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拎着公文包匆匆忙忙从卧室里冲出来,一边跑一边说:我要迟到了。妈妈在厨房里弄早饭,理都不理他。过了一会,爸爸回来了,不好意思地说:我忘了今天是双休日。 我的爸爸,是不是也是傻瓜? 这样的爸爸妈妈,当然也生不出聪明的孩子,所以我和弟弟也是傻瓜。可是,我真的好爱好爱我的爸爸、妈妈和弟弟。我长大了,也要嫁一个爸爸那样的傻瓜男人,也生一个傻瓜姐姐和傻瓜弟弟,一家人开开心心生活在一起。 小女孩念完作文,鞠了一躬。 全场鸦雀无声。片刻之后,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没有鼓掌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小女孩的妈妈,她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这就是真实的力量。 请问,这很难吗?一点都不难。 那又为什么做不到? 因为习惯了唱高调。 很早以前,我们写作文,就追求所谓思想意义。如果还有华丽的辞藻,便会被视为好作文。其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意义?小孩子又哪有那么多思想?就算有吧,也是朴实的。但是不行,必须唱高调,动不动就是宏伟目标和远大理想。久而久之,就不会说人话了。人话都不会说,还能写出好作文?那才是怪事.......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转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 —柴静

老子學院

解放軍老兵維權,慘遭判刑!

Image
解除放軍老兵維權,慘遭判刑!

復活節—Christ the Lord is risen today

Image

東方之夢

大奔事件—高歌‘我愛你奔馳’吧!

Image
大奔事件 https://mp.weixin.qq.com/s/pXT33YIuiRvaYeXlCPORWA 大奔事件, 目前中國有兩家大型机構從德國進口. 奔馳汽車代理商此次因女客戶不滿意、 雖然推拖拉, 還算還臉皮薄, 経官方介入, 總算進入退款程序, 消費者權益受到一絲尊重. 另外一家超大型機構、 從德國進囗這個怪胎產品X馬, 不知多少國人受害,消費者維權抗議, 则受到該公司鎮壓.  更另人生氣的是, 該公司廣告鄑門太傑出, 竟然能讓坐在奔馳車上抗議的某女士唱起了”我愛你奔馳”這首愛車歌曲, 則 更另國人不解. 第二家大型構構的消費者就比大奔事件女主角不知慘多少倍而不自知。 奔 馳公司技差一籌 我愛你奔馳

中國的索忍尼辛; 我们的精神要高于苦难的现实

Image
一 𠄌 , 我们的精神要高于苦难的现实 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总盯着过去,你会瞎掉一只眼;然而忘掉历史,你会双目失明。   苦难有多深,人类的荣耀就有多高远。   除了知情权以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后者的价值要大得多。它意味着高尚的灵魂不必被那些废话和空谈充斥。过度的信息对一个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   对一个国家来说,拥有一个讲真话的作家就等于有了另外一个政府。   世界正在被厚颜无耻的信念淹没,那信念就是,权力无所不能,正义一无所成。   永远不要鼓励人们去寻求快乐,因为快乐本身不过是市场的一个偶像罢了。而应该鼓励人们互爱。一头野兽在咆哮眼前的猎物时会感到快乐,而我们人只有在互爱时感受爱,这是人类可以取得的最高成就。   “抵抗!为什么不见你们抵抗!”——现在哪些始终太平无事的人到责骂起我们来了。是呀,抵抗本应从这里、从一逮捕起就开始。但没有开始。   人民的精神生活比疆土的广阔更重要,甚至比经济繁荣的程度更重要。民族的伟大在于其内部发展的高度,而不在其外在发展的高度。   普遍的无辜也就产生普遍的无所作为。也许还不至于被抓起来?大多数人则麻木不仁地抱着一线希望。既然你是无罪的,——那为什么要把你逮起来呢?这是错误!人家已经抓住你的衣领在拖,而你却还暗自念念有词:“这是错误,一弄清楚——就会放出来!”   文学,如果不能成为当代社会的呼吸,不敢传达那个社会的痛苦与恐惧,不能对威胁着道德和社会的危险及时发出警告——这样的文学是不配成为文学的。   我一生中苦于不能高声讲出真话。我的一生的追求就在于冲破阻拦而向公众公开讲出真话。   如果不相信有神,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为自己而活着,而不是为谎言活着。   逮捕!说它是你整个生活的急剧转变?说它是晴天霹雳对你的当头一击?说它是那种并非每人都能习惯并往往会使你失去理智的不可忍受的精神震荡?宇宙中有多少生物,就有多少中心。我们每个人都是宇宙的中心,因此当一个沙哑的声音向你说“你被捕了”,这个时候,天地就崩塌了。   如果是那么

中國公民的覺醒

Image

美麗的’中國夢’

Image
東方旭日 永久執政党主席好吹 共吹中國萝

紅河谷之歌:来自枫叶国的传教士们就这样落在了华西坝上... 永远的华西

Image
来自枫叶国的传教士们就这样落在了华西坝上... 永远的华西   重归伊甸园    Today 点击上方 蓝 字 “ 重归伊甸 园 ” , 关注 我們 ! ✨人生絮语✨所有的真善美都值得用心去追求❤🐾 还记得那首美丽忧伤的加拿大民歌 《红河谷》 吗? "人们说 你就要离开村庄   我们将怀念你的微笑   你的眼睛比太阳更明亮   照耀在我们的心上 ...... 你可会想到你的故乡   多么寂寞多么凄凉  ...... 要记住红河谷你的故乡   还有那热爱你的姑娘" 许多 许多 年前,有一群加拿大基督徒,离开了他们那个充满美丽枫叶的家乡一一红河 谷 ,来到了成都的华西坝上,为当地人民行医送药,还创建 了 当今"中国的䕨校"之一:华西医科大学! 段弘博士的这篇文章,让我们一起回顾那段跨世纪的传奇故事,追念这些传教士们为天国做工的足迹! 如今才知,枫叶曾这样落在华西坝上 文丨段弘 四川大学是我的母校,也是我现在的工作单位。2000年,全国高校整改,教育部将华西医科大学并入四川大学,我也算是华西坝上的人了。 但是,当我伴着加拿大民歌《红河谷》那忧伤又清朗的背景音乐,打开谭楷先生的新作《枫落华西坝》时,才蓦然发现,自己对这片土地如此陌生,我不经意走过的地方,曾经飘落过那样壮美的枫叶——它们跨越世界上最大的大洋,跨越最深的文化鸿沟,凭着信念和执著,落在华西坝上,积淀成肥沃的精神养料,一直膏腴着我的大学。 如今才知。 而今我才知道,加拿大这个枫叶之国对华西坝的贡献有如此之大:华西协合大学创办人大多来自白求恩的母校多伦多大学。 据《华西医科大学校史》介绍,华西协合大学先后有过外籍教职员192名,其中加拿大籍人数最多,达92人; 其中包括西医入川的开创者与创办华西协合大学的启尔德博士(O.L.Kilborn),他是加拿大卫理公理的招募的前往中国的志愿者; 启尔德的第二任妻子启希贤(Alfretta Gifford)是多伦多大学女子医学院的医学博士和通讯院士; 中国口腔医学的开山鼻祖林则(A.W.Lindsay)以及他的同事唐茂森(John E.Thompson)、安德生(Rog M .Anderson)、吉士道(Harri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