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佛爷绝处逢生艳,赛金花色相救国危(百年青史妙花版)


话说当年老佛爷面对西方列强步步之紧逼,招招之致穴,一忍数忍不觉竟忍到绝处,眼看前是悬崖后是峭壁,最不能忍受的是洋人竟提出让她归政于光绪。归政归政,对老佛爷来说这“归政”一说毋宁是要她老命,这等恶气怎的咽下丹田?权衡之际挣扎之余斗胆之时,老佛爷终于按耐不住心中多年之积愤,周身之火苗八方流窜,一时间竟河东之口大开,也不过是呈一时之雌能,为的是吐一意之狂言:

向英吉利国开战,法兰西国开战,向德意志国开战,向美利坚国开战,向意大利国开战,向俄罗斯国开战,向奥地利国开战,向日本国开战,向一切敢于犯我大清龙威的国家,开战,开战,开战……

让咱老佛爷悲乎哀哉的是,这竟是一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以卵击石之战,不堪一击的继续不堪一击,风卷残云的继续风卷残云,转眼间这八国联军便挥师雄关兵临京城,原指望刀枪不入的神仙义和团可拒敌于紫禁城外,没想到尽是一帮酒囊饭袋装神弄鬼之徒。这义和团看起来个个刀枪不入欲成仙,实际上全都是血肉之躯凡俗胎,放眼望去尽是黑压压的乌合之众堆成山,打起仗来一盘散沙难成团。口气可吞名流,神气可逐中流,忠义可赛清流,勇气可嘉他个千古竟堪芳流,无奈奈一个个皆为银样镴枪头。可恨那义和芸芸之众生,悉数被那洋鬼子一枪便撂倒一个,一颗炮弹便炸飞一片,想我大清今番穷途在此末路在即,望明日路远山高何去愁,烟花吹落咱尽头,何堪当匪忧。

好在天不绝老佛爷之路神不断大清国之幽,武的不行咱来文的,文的不行咱来香的,香的不行咱来色的,色的不行咱来艳的,实在不行咱来个芳魂戏群雄,软风吹细无栏处,任他金盔铁甲冲霄汉,终究是血肉之凡躯凡尘之酒色,量你终是英雄盖世也难破咱东土奕奕之美人险关。

一日老佛爷闻说八大胡同有一绝色佳人名唤赛金花,此女虽为风尘女子却屡屡报国心切,愿以色相报朝廷于危情以艳绝救万民于水渊。太后寻思:如此青楼之绝色艳红,想必胜百万义和雄兵,何不以此色相弄其昏昏令其昭昭,想当初洋人用鸦片消解我大清之热气,今番我用一香魂熏他数万之众英,也算是此一报还彼之昔报,既报了祖宗之旧仇又能解眼下京师之围,不禁暗自窃喜。于是老寿星当即下旨召:今国难当头,八国联军进城在即,谁能化洋干戈为土玉帛,手段不计,性别不限,色相不管,艳红不遮,拖不住洋人的大腿拖住其小腿也成,托不住小腿卸他一晚春洪也可,只要是色相成城,咱就能江山不老。

国难当头岂止匹夫有责,烟花女子自然不让须眉,绝代色姬赛金花欣然受命于国之危难,以一介色相之弱躯抵八国虎狼之雄师。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打蛇看七寸,咱赛金花一柳红颜直取鬼佬心脏,绕开凡夫走卒,一路过色关斩软将,须臾即直逼联军总司令长官瓦德西帐下。大凡色相救国者皆为狐媚频频闪裙钗开道先,咱赛金花自然也不例外。几个回合便把个瓦总司令整的七窍飞云烟魂魄塞外游。这正是:

粉床摇曳壮士行,
绣榻狼烟征战勤。
干戈零落裂玉帛,
千金一笑卸洋缨。

说的时还不迟那么时还不慢,那联军总司令瓦德西将军当即号令各路联军进入紫禁城均得遵循如下三点:
1,不得烧杀,
2,不得抢掠,
3,不得奸淫。

至此一代名烟赛金花小试女儿刀色相救清国,大功告成际名垂千古时功盖天外天。事成后大清帝国本该重赏救国之女烈,绝世之可人。不料老佛爷小小鸡肚肠非但不赏反罚美,将我们一代救国女英逐出京城。可怜一代名优赛金花在花事阑珊之年,为生计所迫重下江南,于苏州某地重帜艳旗,再操皮肉之营生,终因人老色衰不敌当年情,不久便香消玉殒红颜归西尘。

直到若干年后孙大炮举事,眼看大清江山岌岌可危,此时当朝的摄政王忽想起旧日之金花赛氏,欲再次委请佳人以色相救清,无奈何人面一去不得复还,泱泱之三百载大清帝国终于在共和党狂风烈焰的烘烤中寿终正午寝魂归九重天,从此黄鹤一去不竟复返。至今,仍俱往矣,不堪回首风流中!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湖南独立宣言——中國人民与專制终必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