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9

2019 武昌起一!

2019  武昌起一! 鱘:这是刚刚发生在武汉市阳逻经济开发区,当地人正当维权,阻止政府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视频,当地人转发不了,当地手机打不出去,网络关必了!

G20 Osaka, 2019.

Image

境內最大勢力被圍剿, P民翻身的機會到了!

Image
境內最大勢力被圍剿, P民翻身的機會到了! 北大名帖 : 假如美軍攻打中國,我就向美軍投降  北大三角地 http://line.me/ti/g/hjZ6hF-Maw .    防失聯     如果美國攻打中國,我就和女朋友跑到她家里去。我的女朋友家在山里,那里任何值錢的東西都沒有,但有吃有喝。這樣一來,美國的戰斧導彈就決不會往那里扔。以後我們一家老小當可確保無虞。   只要不被戰斧導彈擦上邊,就沒什麼好怕的了。我現在看電視已經知道,美國兵不是當年的日本兵,不會燒殺奸淫,三光政策,朝鮮戰爭期間為什麼中國人打美國那麼拼命,是因為在當時的政府宣傳中嚴重的妖魔化了美國,當時的人們都以為美國佔領中國會比小日本干的事更壞。這是當時不了解美國的中國人民對美國的誤解,相反,美國兵到是在盡力避免傷及無辜百姓,送吃送喝,救死扶傷,比中國的“大蓋帽”還好。這還有什麼擔心的。坐在家里,靜等美國打敗中國。   這江山誰來坐都無所謂。因為我本來就是個順民,都當了幾十年了,給誰當還不都是一樣。何況要是給美國或“美國扶植的傀儡政府”當順民,興許日子會過得更好一點。阿富汗的老百姓現在不是比塔利班那時候好多了嗎?   假如政府不肯放過我,非要塞給我一支槍,逼著我上戰場。我當然也只好硬著頭皮去。但我絕不去做什麼英雄,象 “人體炸彈”這樣的事,發給我三四十萬美元我也不去干。我將只是跟著大幫哄,大家沖鋒我跟著跑跑,大家撤退我趕緊開路。估計到了需要我這樣的人上戰場的時候,國家肯定也快要完蛋了,戰場上一定是兵敗如山倒。我也不會隨著大家上山打游擊,我將向美軍舉手投降,為美軍帶路。   當戰俘沒什麼不好。在戰俘營里有吃有穿又安全,最重要的是能活命。留下這條命接著當順民,再說家里還有老婆孩子,對于我來說,她們比什麼國家民族重要一百倍。   一定會有許多愛國者罵我是漢奸了,罵就罵,我不在乎,因為這國家沒我什麼事兒。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順民,我從心底里清楚這一點。幾十年來我已經看清楚了這個政府,再不是當年那個二十來歲的愛國青年了。   以前,我也不知道這一點。當我也是個學生時,我也像今天網上這些反美派一樣,是個熱血青年。那時,我和我的同學們自以為是國家棟梁,理應為國效命,因此竟放肆到向主子撒

為什麼美國很感冒!

OThanks 

洋名與西方價值觀丷

Image
洋名 西方價值觀一 一 D媒大力反對西方價值覌, 馬克斯共產主義正是西方思想!

毛主席夫人文化寶藏被發現:30年代的江青赵丹主演的电影

转  30年代的江青赵丹主演的电影,歌詞;何必旁人來說媒, 蝴蝶兒都是自成對. . 当时江青身材窈窕,容貌靓丽,双目含情,是个时尚美女,不仅赵丹被迷倒,后来在延安大操场一站,也是众目所望,........

習主席的一帶一路

Image
虱光無限好 中國境內一帶一路

愛國看價格

Image
https://mp.weixin.qq.com/s/Yy2s47SsQyOgVChYuLRv9Q 目睹同病房两人死亡,患者说了一句话让国人沉默! 老梁曝料  我病了,社会也病了! 这是前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那天晚上当我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时侯,我早已是失去了知觉。我的冠心病发作,儿子不顾一切地及时把我送到了医院,赢得了宝贵的抢救时间,使我死里逃生。 在医院抢救了五天,自费花了十五万块钱,如果加上公费恐怕要接近三十万块钱,我这条生命的代价太大了。恐怕一般的普通老百姓是很难承受的。妻子和儿子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这场大病使我象做了恶梦一样,领略了医院现实的利益熏心和医生大爱无疆的品格。我真的感爱到了我病了,这个社会也病了…… 一、现实的医疗体制,医院不是救死扶伤的组织,而完全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等价交换的企业。 没钱别到医院来,拿不出钱就是等死。我被抬到急诊,押了五万块钱后,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全力实施抢救。先是与家属签了病危通知书。然后就是开了一本书厚的单子,送到各个窗口。 半夜,医生出来通知家属再交五万元,不然就停止抢救,医院的制度非常明确,钱不到帐,药房的药拿不出来。 经过一夜的抢救我苏醒了,看到医生们疲劳的样子,我向他们微笑地点头示意。 微易购网上商城 鬼谷子经典全集(6卷) Mini Program 我旁边的一个老头,半夜没有筹集到钱,一早死了,推了出去。早晨接班的医生叹气地说,先打上药嘛,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死了呀?人被推了出去。 一早又一个老太太被推了进来,开出去的单子迟迟没有拿回来,大夫们都在那束手无策地等着。没过半小时,大夫发现人已经不行了,被推走了。看着两个人的生命就这样完结了,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医院是这个样子,这不是在治病,这是要钱、抢钱啊?医院是治病的地方,没想到病得比我还严重。 二、医院成了某些人图财害命的印钞机。 现存的医疗保险,包括大病保险,只能维护基本医疗。而对我这样的重患者,只能是杯水车薪。治疗的药物多数报销不了,完全靠自费。 住院第三天,我在头两天做了介入溶栓手术以后,突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状况,我的血压急聚下降,高压降到了

那就是我!

Image
一 一

中国首位世界冠军的悲劇

Image
中国首位世界冠军的悲劇 他是中国首位世界冠军,眼看队友被侮辱毒打,宁死不告密不揭发! Mr海   消息哥    Yesterday 来源:海那边 ID:yiminhnb 1.他是“香港球王”、 中国首位世界冠军,亿万少女的偶像h 51年前的这个时候,中国体育史上首位世界冠军容国团,在北京龙潭湖附近的一个养鸭房旁的槐树上,自缢身亡。 1937年,容国团出生于香港一个贫困家庭。他的家,是山间的木板房,父母是从广东珠海过来香港“讨生活”的难民,所以从小他就没有什么机会接受教育,13岁辍学,跟着一条渔船出海打渔为生。 但一次偶然的机会,容国团迷上了乒乓球运动,尽管每次打渔回来都精疲力尽,但只要一拿起球拍他又立即生龙活虎。 极具天赋的容国团,自创了“直拍四门法”,在香港街头打球难逢敌手,得到了“香港球王”的称号。 在此期间,他加入了香港工会联合会的乒乓球队,接受到了专业的训练,球技突飞猛进。1954年,容国团代表工会参加比赛,获得了香港男子单打冠军。1956年,他更是在九龙的伊丽莎白体育馆以2比0击败了日本选手,新科世界冠军荻村伊智朗。 因为容国团代表的工会在香港属于左派,所以尽管他战胜了世界冠军,却没有一位香港记者愿意来采访,赛后的更衣室里,只有他和儿时好友后来成为著名经济学家的张五常,两个人冷冷清清地对话。 当时张五常和一些朋友就给容国团指出一条明路:在香港你只会受排挤,你要去大陆。 那是一个青年充满着理想和斗志的年代,1957年,容国团和张五常这两位香港年轻人,都离开了故乡,带着满腔的理想和抱负, 一个前往大陆,一个前往加拿大,从此不仅是生离,还有死别。 容国团回到祖国的怀抱之后,对新中国的体育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以这么说,没有容国团,就没有今天中国乒乓球的世界称霸。 他回来的第一年,就豪言要“三年夺取世界冠军”。 当时中国不仅没有乒乓球世界冠军,所有的体育项目都没有世界冠军,这样的豪言,让坐在后面的庄则栋、李富荣相视一笑,都觉得这位“香港球王”在吹牛。 结果不用三年,两年后,容国团就在世乒赛上为中国捧回了世界冠军奖杯, 这是中国体育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冠军。 容国团创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