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20

武昌起疫八勇士

Image

中共官方隠藏武汉肺炎的直接證據

Image
…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01316

中国土壤上的重生

Image

武昌起疫前綫風雲

Image
  武昌起疫前綫 陈秋实:命都不要了, 还怕共產黨! 等不到牀位, 情緒失控.

丹麥人提醒中國還有一個病毒.

Image
一 拾口罩, 雖然....但是....還有更... 100年前、 中國打工仔鄧小平. 周恩來等人在歐洲貧民区拾破爛, 撿到馬克斯病毒、带回中國傳染, 比致命肺炎还可怕、 感谢丹麥人善意提醒中國人民.
Image
帝国对抗瘟疫的最后一战 Original   汪十句   真评十句    5 days ago 有温度的理性,有态度的感性 敬请关注,点击上方蓝色“真评十句”,长按文末二维码,及搜索公号“真评十句”或“TrueTen”   当下疫情严峻,武汉封城,全国揪心,共克时艰为第一要务。 而一百多年前,大清王朝在面对瘟疫的举措和表现,而今看来,有很多令人动容和深思的细节。 *** 1910年,宣统二年,在千载未有变局中步履蹒跚的帝国,已进入寿终正寝的倒计时。 内忧外患,变乱纷起,财政千疮百孔,但外表竟还有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象。在尊贵的摄政王爷载沣看来,帝国正在励精图治,立宪大计按部就班。 军队改革也成效卓著,河间、彰德两次盛大阅兵,一派兵强马壮。 就在这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将帝国打了个踉跄。 事发10月25日,同样是个冬天。在中俄边境的小城满洲里,两名从俄罗斯归国的劳工,在旅店一夜暴亡,尸体呈紫黑色,死状可怖。 十二天之后,同样是两名劳工死在哈尔滨旅店,并将令人胸疼、咯血、呼吸困难的奇怪症状传给了同住旅店的四位房客。 帝国政府收到了第一份疫情报告。 其实,此前瘟疫在国境之外已悄然萌芽。 侵占我国大片领土的沙俄,因人力不足,当时招募了大量闯关东的中国劳工,很多劳工的工作,是在西伯利亚的旷野捕猎旱獭。旱獭是珍贵的毛皮动物,却也是鼠疫杆菌的重要宿主。于是,中国劳工的聚集地,陆续有人出现鼠疫症状。 因为西伯利亚地广人稀的缘故,一开始疫情并不严重。但沙俄政府出于极端自私,不仅隐藏消息,还将出现症状和疑似症状的劳工强行驱逐回中国,从满洲里到哈尔滨这条路,正是他们返乡的必经之途。一路上天寒地冻,大多数人只能在拥挤密闭的小旅店、大车店中投宿,大大增加了疾病传播的概率。 很快,瘟疫在劳工聚集的哈尔滨道外傅家甸地区大规模爆发。很多人全家死去,尸体随处可见,街道犹如鬼城,连前来处理的警察也纷纷倒下。   数年之前,以哈尔滨为中心、贯穿全东北的T字形铁路网刚刚通车。这在当年绝对是黑科技,但此次此刻却成了瘟疫传播的帮手。瘟疫顺铁道一路蔓延,长春、沈阳接连失陷,关内的河北、山东也爆出疫情。

武漢肺炎病毒SARI 的來源:科學與政治模型:

Image
外國專家分析 科學分析 政治分析 柝遷分析